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 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