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出走的17歲少女Programmer

好友尹思哲寫了一篇《17歲少女: 我要做個 Programmer!》的報導,引來〈拉闊遊戲〉創辦人高重建「回信」,談退學少女Clara,也香港的大學制度。 作為電腦科學系畢業生和香港IT界的一份子,我對這篇報道份外有感觸。一個17歲的年輕人,要付出多少勇氣,才能夠決定與家人反目,離家出走,放棄和同年紀的人走同一條安穩的路,寧願將自己的前途全部押上,都要成為一個programmer?

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 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

如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

Openrice是香港最流行的飲食手機App,憑著完整的食肆數據庫、建立多年的品牌,和一班在Openrice寫食評的食家,在香港可謂全無對手。曾經有不少Startup想在飲食App市場分一杯羹,以我所知幾乎全軍覆沒,強如騰訊,其飲食App「iPick」,在香港推出兩年仍然動不到Openrice分毫。

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寫了數年有關Startup的文章,總算累積了一定人數的讀者朋友。偶爾在公眾場合,也會遇上未認識的朋友主動上前打招呼,客氣地說有看我的文章。得到創業同路人的厚愛,自然感恩,但老實說,心裡有時亦會為自己在媒體上的大言不慚感到汗顏。 這些年其中一條經常被問及的問題,就是「對初創Startup有甚麼建議」。這問題千言萬語也答不盡,而我其中一個標準答案,就是「不用理會旁人的目光」,因為「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Startup應否參加業界展覽?

新創企業一般來說資源都非常有限,尤其是用於推廣的預算,一分一毫也要小心謹慎。對於科技界來說,除了線上宣傳,線下也很重要。不少朋友都會考慮參加業界展覽,但礙於成本比線上宣傳貴上不少,所以除非免費或有資助,否則都未必考慮參加。

InnoLab:用三年時間實驗四天工作週

六年前,我和兩位拍檔寫App創業,當時iPad剛剛面世,我們為此研發出一套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電子出版系統,並幸運得到一筆天使投資。經過多年發展,我們現已轉型為一間開發iOS和Android App外判公司。過程經歷高低起跌,但誤打誤撞,慶幸也總算叫做闖出了少許名堂。

香港創科Startup 求政府不如求自己

大約兩個月前,我在咖啡店開著電腦寫文章,坐在隔鄰剛巧有一位搞交通管理系統的創業者正在做訪問,訪問間他一直埋怨香港政府不肯用他的系統,記者問為甚麼,他說因為產品還未有顧客,沒有成功個案。

黑暗原力與狼性覺醒

在大陸和台灣創業圈中,現時最火熱的題目,是「狼性文化」。這個思潮的震撼力,比起一百年前興起的「厚黑學」可謂不遑多讓,相信足以影響中國人往後的一百年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