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 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

如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

Openrice是香港最流行的飲食手機App,憑著完整的食肆數據庫、建立多年的品牌,和一班在Openrice寫食評的食家,在香港可謂全無對手。曾經有不少Startup想在飲食App市場分一杯羹,以我所知幾乎全軍覆沒,強如騰訊,其飲食App「iPick」,在香港推出兩年仍然動不到Openrice分毫。

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寫了數年有關Startup的文章,總算累積了一定人數的讀者朋友。偶爾在公眾場合,也會遇上未認識的朋友主動上前打招呼,客氣地說有看我的文章。得到創業同路人的厚愛,自然感恩,但老實說,心裡有時亦會為自己在媒體上的大言不慚感到汗顏。 這些年其中一條經常被問及的問題,就是「對初創Startup有甚麼建議」。這問題千言萬語也答不盡,而我其中一個標準答案,就是「不用理會旁人的目光」,因為「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InnoLab:用三年時間實驗四天工作週

六年前,我和兩位拍檔寫App創業,當時iPad剛剛面世,我們為此研發出一套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電子出版系統,並幸運得到一筆天使投資。經過多年發展,我們現已轉型為一間開發iOS和Android App外判公司。過程經歷高低起跌,但誤打誤撞,慶幸也總算叫做闖出了少許名堂。

明報〈星期日WorkShop〉-Startup 讓增長爆炸

2015年3月1日-明報副刊-科網世代~ 矽谷style(三)﹕startup 讓增長爆炸 【明報專訊】攤開報紙,看來踏入了公布業績的季節,下筆這天,友邦純利升22%、創興升42%、中電升85%,龍頭大哥和黃最威水,升幅超過一倍。這聽上去很誇張,但原來這種幅度一點也不算爆,近年從矽谷席捲至香港的科網初創企業,(即是人們常說的「startup」),做出的增幅或許跟和黃一樣,但卻不是以年計,而是以月計、以周計;累積下來,一年的增長線,是戲劇化的垂直向上爆升的「爆炸性增長」。傳統公司那種穩步上揚「好業績」,在科網世界中,幾乎等於失敗。

一封沒有向馬雲寄出的公開信:阿里巴巴如何抄襲香港Startup的創意

馬雲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講座,名為「馬雲與青年有約:從夢想到成功創業」,作為香港Startup的一份子,我當然亦應邀到場。當晚重點除了有馬雲和大家分享創業心得,亦同時宣佈成立「香港青年企業家基金」,出資10億元支持香港年輕人「在阿里旗下平台上創業」,比起香港政府計劃推出的青年創業基金還要大手筆。

InnoLab:四天工作週是否真的可行?

大概兩個月前,我在公司推行了一項很大膽的計劃,我們叫這個計劃做InnoLab。簡單來說,就是容許同事每週用一天辦工時間來製作自己喜愛的產品,同事在這一天無需做公司指派的工作,當項目有初步成果,我們會成立一個三至四人的小型團隊,專責開發這個產品,期望可以spin-off出一間新公司,而發明這個產品的同事將會擁有新公司的部份股權。 我們甚至為這個計劃印製了巨型海報,張貼在公司當眼處,以示我們「將創意注入公司DNA」的決心。

香港書展:港漫.o靚模.電子書 - 全屬過眼雲煙?

香港書展由1990年開始至今已經有23年歷史,在1998年以前,流行小說和香港漫畫都是書展的一大亮點。每年設計最浮誇、規模最龐大、人龍最長的展位,一向都是港漫出版社如天下和文化傳信等。為了爭買限量港漫產品,更曾經發生轟動全港的「逼爆玻璃」事件。99年以後,主辦方不再接受漫畫出版社參展,香港書展的在公眾眼中的印像,開始漸漸變得模糊。

Unwire Podcast: 香港難成另一矽谷?Innopage 負責人 Keith 與你分析(下)

上集提及過 Keith 的矽谷交流之行確實大開眼界,又看到不少矽谷的「真面目」。看到如此強勁的「科技城」,究竟香港是否很難成為另一個「矽谷」?另外在節目中,Keith 竟然說香港人要到矽谷開公司並非「難若登天」的事?這一切一切,主持人 Edward 及 Innopage 負責人 Keith 將會與大家詳細解構,有興趣的讀者就不要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