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 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

如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

Openrice是香港最流行的飲食手機App,憑著完整的食肆數據庫、建立多年的品牌,和一班在Openrice寫食評的食家,在香港可謂全無對手。曾經有不少Startup想在飲食App市場分一杯羹,以我所知幾乎全軍覆沒,強如騰訊,其飲食App「iPick」,在香港推出兩年仍然動不到Openrice分毫。

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寫了數年有關Startup的文章,總算累積了一定人數的讀者朋友。偶爾在公眾場合,也會遇上未認識的朋友主動上前打招呼,客氣地說有看我的文章。得到創業同路人的厚愛,自然感恩,但老實說,心裡有時亦會為自己在媒體上的大言不慚感到汗顏。 這些年其中一條經常被問及的問題,就是「對初創Startup有甚麼建議」。這問題千言萬語也答不盡,而我其中一個標準答案,就是「不用理會旁人的目光」,因為「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InnoLab:用三年時間實驗四天工作週

六年前,我和兩位拍檔寫App創業,當時iPad剛剛面世,我們為此研發出一套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電子出版系統,並幸運得到一筆天使投資。經過多年發展,我們現已轉型為一間開發iOS和Android App外判公司。過程經歷高低起跌,但誤打誤撞,慶幸也總算叫做闖出了少許名堂。

InnoLab:四天工作週是否真的可行?

大概兩個月前,我在公司推行了一項很大膽的計劃,我們叫這個計劃做InnoLab。簡單來說,就是容許同事每週用一天辦工時間來製作自己喜愛的產品,同事在這一天無需做公司指派的工作,當項目有初步成果,我們會成立一個三至四人的小型團隊,專責開發這個產品,期望可以spin-off出一間新公司,而發明這個產品的同事將會擁有新公司的部份股權。 我們甚至為這個計劃印製了巨型海報,張貼在公司當眼處,以示我們「將創意注入公司DNA」的決心。

StartLab有感:要做,就做最好的App

今天參加了StartLab.HK(香港創業實驗室)的開幕禮,Keynote主講嘉賓是王維基先生(Ricky Wong)和黃岳永先生(Erwin Huang),兩場演講都非常精彩,對於做Startup的朋友相信會有很大的啟發。 對我自己來說,聽過兩位的演講後,令我更加肯定我一直相信的很多理念都是正確的。

InnoLab:每週四天工作的Startup革命

有沒有想過有公司一週只工作四天,第五天可以隨自己喜好做自己熱愛的事? 答案是有的,最著名的就是Google 20 Percent Time ─ Google的工程師,80%時間做核心業務相關的工作,餘下20%可以自由發揮,做一些自己喜歡,而又可以為Google用戶增值的創新產品。在這個計劃下研發出的眾多產品,當中包括了Gmail、Adsense、Google Reader等,後來都成為了Google的業務核心。結果:20%的時間,產生了Google 50%的收入。

做夢,不妨做大一點

近幾個月,公司分別有幾位同事不約而同和我說,有辭職創業的打算。 雖然我一向鼓勵年輕人創業,但當對方是自己的夥伴,我實在沒法不叫他們細心考慮。這並非因為出於自私,而是每個準備創業的人都應該想清楚創業的目的及當中的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