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5: 只係一部新手機? 定係「好得多」的手機?

“We don’t want to just make a new phone, we want to make a much better phone.” – Jony Ive iPhone 5的諜照流出後, 相信很多朋友都對這部新iPhone不以為然. 在蘋果的發佈會之後, 網絡上不斷出現「加長版iPhone」的惡搞照. 老實說, 我當初都不相信iPhone 5的設計居然和iPhone 4/4S這麼類似 – 除了加長了之外, 看不出有甚麼分別 – 「只不過是一部新iPhone」 – 我的直覺對我說. 今日把iPhone 5弄到手, 終於可以親身接觸這部Jony Ive聲稱是”A much better phone”的新一代iPhone手機.

男人一生總要拼一次

(這篇訪問是2008年上旬HKIM香港市務學會所寫的。當時還未有iPhone 3G和App Store、中國還未有3G、Nokia仍然稱王,是手機App行業最艱難的時期,是我的「創業前傳」。感謝HKIM的Alice與Apple充滿激情的文筆!)

我媽成了iPhone遊戲玩家

我媽一直使用Nokia的feature phone, 但自從iPhone 4開賣後, 經常說要換iPhone, 其中一個原因是曾被朋友笑她的電話outdate. 她一面說要換, 另一面卻又說自己很少用電話, 不用買新的給她, 只要換機時把舊的給她就行. 我自從換了iPhone 4後就沒有換iPhone 4S, 所以沒有舊iPhone可以給她. 去年我抽獎抽到一部Nokia N8, 是當時的旗艦機, 我說要送給她, 但她堅持要換就換iPhone, 所以就把那部N8送了給爸爸. 直到今年母親節, 才買了部iPhone 4S送她.

追夢(4)

入院前終於看了九把刀的「那寫年」電影. 其實小說版我早就看過了, 但電影就是不一樣, 場景實在了, 但想像空間相對收窄了一點. 刀大與別不同之處, 就是他除了極度自信外, 還夠膽大聲說出來. 看九把刀的真人照, 那種絕對自信在眉目之間放肆地表露無遺, 反觀演員柯震東, 就沒有那種可以面皮厚到向世人宣告「征服世界」的氣勢. 作為強者, 除了有實力, 還得要面皮夠厚. 沒有霸念, 沒有「成為世界最強」的決心, 人就只能夠留在原地眺望遠方, 而不是發揮強者的力量去縮短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

全球第一個3G定位遊戲 – 七劍謎蹤 [發展篇:七]

「全球第一」這個詞彙,既誇張又老土,大部分聲稱「全球第一」的產品,根本上難以證實自己是「全球第一」,其可靠性和「可能係世界上最好既啤酒」不相伯仲。 那麼為甚麼我敢肯定,我們於2005年7月和3香港及電影<七劍>(徐克導演,黎明、金素妍、甄子丹、楊采尼等合演)合作推出的3G定位遊戲確實是「世界第一」?

3G Cyberport Project [發展篇:六]

早幾天在報章上看到,李澤楷指「在九七年前的二十年,貿易發展局在全世界推廣香港旅遊、製衣業的結果,如有十分的話,在科技方面就兩分都無。」 在我的角度來看,香港政府早幾年對於推動IT產業的確花了不少功夫,雖然整體策略未能配合,但個別機構的確不遺餘力。

打造moCasting! [發展篇:四]

2005年7月。 成功推出了「天外Online手機版」和「七劍迷蹤」定位遊戲後,我們繼續為和記3G上的「地鐵頻道」開發3G定位遊戲,得獎者可獲八達通現金增值(由地鐵送出)。一路下來,得到媒體的大力支持,已經獲得超過30篇產品報導,和大概10次專題訪問的機會,亦憑好友Vivien的關係,到港台「一網打盡」節目做了兩次嘉賓,聲勢不俗(後來更多次獲得有線「數碼無限擊」、亞視「金錢世界」等節目訪問)。

搬Office – [發展篇:一]

時間回到04年10月。 我們的第一個辦公室,位於上環文咸東街。 2004年,我們還未有產品能夠真正推出(一直期望可以推出m-Friends,可惜不知甚麼原因總是拖著),負責開發的三位兼職學生相繼畢業,全部找到大公司的職位,最後只得一位肯留下和我放手一搏,期望能夠憑3G這個有待開發的龐大市場突圍而出。 沒有員工、沒有收入,這家公司還可如何運作? 還好我們的政府當時(對,「當時」)積極支持創新科技,所以設有創新科技基金和香港科技園兩家機構。我們幸運地除了獲得創新科技基金「小型企業研究資助計劃」的「等額支助」(即你付出十萬元的話,政府也會等額資助十萬) 外,亦成功加入了科技園的「科培計劃」,可以免費租用九龍塘「科技中心」(現改名為「創新中心」)的單位。

手機Online Game [開發篇:六]

2004年9月。 上回說到我們開發的3G手機社群m-Friends,因某些原因沒有正式推出。在這情況下,我只有急謀對策。 和電訊商合作原來有這麼多障礙,其實有沒有可能獨立推出呢?我這樣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