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4)

入院前終於看了九把刀的「那寫年」電影. 其實小說版我早就看過了, 但電影就是不一樣, 場景實在了, 但想像空間相對收窄了一點. 刀大與別不同之處, 就是他除了極度自信外, 還夠膽大聲說出來. 看九把刀的真人照, 那種絕對自信在眉目之間放肆地表露無遺, 反觀演員柯震東, 就沒有那種可以面皮厚到向世人宣告「征服世界」的氣勢. 作為強者, 除了有實力, 還得要面皮夠厚. 沒有霸念, 沒有「成為世界最強」的決心, 人就只能夠留在原地眺望遠方, 而不是發揮強者的力量去縮短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

追夢(3)

之前參加法蘭克福書展, 為了省錢, 沒有買直航機票, 所以要在北京轉機. 去程的時候, 在北京機場坐了兩句鐘, 也不算辛苦. 但回程時因航班遲了降落, 結果差點駁不上轉機, 還好有些港人在過關時鼓燥起來, 紛紛插隊, 我也就跟著插隊才在最後一分鐘勉強趕得上機. 其實我訂了機票後才知, 因為這次是應香港印刷及出版業的邀請作為演講嘉賓, 所以機票酒店會由政府全費資助, 早點知道的話, 就一定買國泰直航… (另外一位香港演講嘉賓是專門翻譯高行健劇本作品的方梓勳教授, 而我則講電子書, 能和大師同台, 實在感到超級榮幸.) 回港後第一件事, 就是好好睡一覺, 翌日便再做一次手術, 把先前放入膽管的導管拿出, 再割開膽管出口, 以儀器清除阻塞的膽石. 做完手術後, 又是一日一夜的痛苦折磨. 若果「我思故我在」是正確的話, 我覺得自己那天最少「消失」了大半天, 因為實在痛得連思想的氣力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