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書展:港漫.o靚模.電子書 - 全屬過眼雲煙?

香港書展由1990年開始至今已經有23年歷史,在1998年以前,流行小說和香港漫畫都是書展的一大亮點。每年設計最浮誇、規模最龐大、人龍最長的展位,一向都是港漫出版社如天下和文化傳信等。為了爭買限量港漫產品,更曾經發生轟動全港的「逼爆玻璃」事件。99年以後,主辦方不再接受漫畫出版社參展,香港書展的在公眾眼中的印像,開始漸漸變得模糊。

窒息

這個星期發生的事實在太多 – 開始為蘋果日報寫專欄、參加了Summer Barcamp、入圍了兩個創業比賽、書展開幕、推出鄒凱光(灘叔)的iPhone App、公開發售研發兩年的出版系統… 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 全部一次過壓過來, 每一項事件都足夠寫一篇文章, 在不知如何取捨之下, 我決定先寫有關「窒息」.

追夢(3)

之前參加法蘭克福書展, 為了省錢, 沒有買直航機票, 所以要在北京轉機. 去程的時候, 在北京機場坐了兩句鐘, 也不算辛苦. 但回程時因航班遲了降落, 結果差點駁不上轉機, 還好有些港人在過關時鼓燥起來, 紛紛插隊, 我也就跟著插隊才在最後一分鐘勉強趕得上機. 其實我訂了機票後才知, 因為這次是應香港印刷及出版業的邀請作為演講嘉賓, 所以機票酒店會由政府全費資助, 早點知道的話, 就一定買國泰直航… (另外一位香港演講嘉賓是專門翻譯高行健劇本作品的方梓勳教授, 而我則講電子書, 能和大師同台, 實在感到超級榮幸.) 回港後第一件事, 就是好好睡一覺, 翌日便再做一次手術, 把先前放入膽管的導管拿出, 再割開膽管出口, 以儀器清除阻塞的膽石. 做完手術後, 又是一日一夜的痛苦折磨. 若果「我思故我在」是正確的話, 我覺得自己那天最少「消失」了大半天, 因為實在痛得連思想的氣力也沒有.

追夢 (1)

實在忍不住, 想花點時間記下這星期的感受. 暫定用三十分鐘時間吧. 已經一段時間沒有寫作, 因為總覺得有其他事情要先辦, 所以非工作以外的文字, 總是一句起兩句止. 或許現在的社交網絡火紅起來, 除了因為人越來越懶外, 也因為越來越多我們這一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