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貓

我家有個幾乎甚麼動物也餵養的母親。 以前家住九龍城,在八樓的露台上,母親每天買來雀粟,引來一大群一大群的雀鳥,十來二十隻麻雀每天在我家露台上吃飯方便,壯觀非常。除了麻雀,後來更有其它品種加入,一種有冠,尾部有紅色羽毛(2012年按:原來叫「紅耳鵯」),另一種頭頂白色,肚子也是白色的(白頭鵯),這些體形較大的鳥,有時會因為不夠位,而把麻雀「踢落街」,場面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