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承諾只有兩個:做得到、做得好

近日再次出廣告招聘新人,在面試的時候,也會順便問一下其他公司的工作情況,聽罷,真有點覺得自己不是做生意的。 我現在才知道有公司的指定工作時間是朝9晚7,而當我問到這樣的合約為何還會簽,答案是合約上根本沒說明,辦公時間是入職後才知道的。

關於人才,10項我希望一早知道的事

1. 一間Startup公司的組成,就只是一班人。所以「人才是公司最大資產」,對Startup來說,絕對不是吹水。程式和創意,都是由人組合得來的結晶。管理人才,最重要是了解,「人」都是有感情的。不能因為每月發薪,就可以視員工為工作機器,只顧「它們」的「產能」,而不去了解他們的感受和需要。

最幸福的一代香港人

我常認為,生於70年代的香港人,是最幸福的一代。 我們成長的80年代,是香港最燦爛、最華麗的時代,也是創意最澎湃的時代。其時粵語流行曲漸趨成熟,承接著羅文的金光燦爛、許冠傑的創意出格,由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等為首的巨星,領導著樂壇進入百花齊放的音樂盛世,然後再引領出四大天皇氣派非凡的新時代。

做夢,不妨做大一點

近幾個月,公司分別有幾位同事不約而同和我說,有辭職創業的打算。 雖然我一向鼓勵年輕人創業,但當對方是自己的夥伴,我實在沒法不叫他們細心考慮。這並非因為出於自私,而是每個準備創業的人都應該想清楚創業的目的及當中的利弊。

對政府支持IT業潑的第三盤冷水: HKICT Awards

今年4月8日,就是HKICT Awards(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頒獎典禮的大日子。這個活動是由香港政府支持,本地的最大型IT獎項,一共有十個不同比賽類別,由相關業界組織主辦。整個活動的高潮在於頒獎禮當日,各個類別的大獎得主將由最終評審團選出「全年大獎」。由2006年第一屆開始,慣例由財政司司長擔任頒獎嘉賓,在眾多業界獎項中地位超然。

Startup策略:「等一手好牌」

很多人都會聽過Rotten Tomatoes這個網站,近年幾乎所有荷李活大片在維基內的資料,都會以Rotten Tomatoes的評分作為觀眾反應的指標。但比較少人知道的是,Rotten Tomatoes三個co-founder,兩個是地道香港人(他們之後和Alive創辦了alivenotdead.com)。 上個月Rotten Tomatoes的co-founder(並曾任CEO)Patrick Lee寫了一篇文章,以牌局比喻Startup,讀後獲益良多,令到自己思路更加清晰。

一個超磅跑步者的自白

昨天首次參加渣打香港馬拉松的半馬,以大概2小時18分完成21.1公里路程,作為一個casual runner,我最在乎的是能否不用步行「跑」畢全程, 至於完成時間,對於我這種超磅跑友來說,實在不能奢求。

Startup為何要參加比賽?

(本打算先刊出〈對政府支持IT業潑的三盤冷水〉系列有關HKICT Awards一文,但為防對賽果有影響,所以待賽事完結後貼出) 上月HKICT Awards(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截止報名,在截止前一晚,無論平日讚成或不讚成Startup參加業界比賽的行家們,都在最後一刻忙著撰寫proposal,趕在deadline前遞交,並且漏夜在Facebook上互相揮手勉勵一番。

Startup的三種生存模式

上週五HKICT Awards截止報名,我約了聯合參賽的客戶一同遞表,順道喝咖啡,互吐Startup苦水和討論發展方向。其中談及到Startup如何融資,及應否向銀行借錢。 在我看來,Internet或Softwafare Startup能夠向銀行借到錢的機會接近零。如果是接訂單製造硬件的Startup,借到錢的可能性會高得多。

我撐《南周》的方法 ─ 再造微博

在中國內地,《南方周末》的敢言一向令我敬佩,其風格令我聯想起香港《壹週刊》創刊時期的Book A。《南周》事件後,北京雜誌《炎黃春秋》又被逼關掉網站,長此下去,民間再沒有發聲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