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對香港樂壇下的一封戰書

陳奕迅在今年的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禮上,全程「黑臉」,態度敷衍,迅即成為城中熱話。有人說陳奕迅累了,也有人說他態度囂張、不尊重舞台,亦有人說他「無敵是最寂寞」,而大部份的評論,都是負面批評。作為一個和他同年代成長的樂迷,我希望嘗試從另一角度去闡釋陳奕迅的狂態。

HKTV流動電視牌照全面解構

王維基的HKTV成功收購中國移動子公司,變相獲發「流動電視服務」牌照,令大家終於可以睇〈警界線〉,全城興奮。但看完HKTV的新聞發佈,相信很多朋友有一堆疑團,例如「流動電視」和免費電視牌照的分別、甚麼是「OTT」、技術制式、畫面質素、能否入屋等等。

面試奇聞(二):飛禽大咬

阿恆就讀本地大學電腦系,今年剛剛畢業。由於他Final Year Project選擇了寫iPhone和Android App,所以畢業後便順理成章進入一間電腦顧問公司負責編寫iOS及Android程式。 可能因為新入行,他任職的公司沒有因為阿恆會寫App而特別厚待,薪金是一般大學生的市場水平。起初阿恆亦不以為然,對公司也沒有甚麼不滿,但工作三個月後,一次同學聚會,改變了他的想法。

香港的共用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

自從iPhone和iPad面世,引爆流動電腦裝置革命,令全球再度掀起Startup熱潮。香港過去幾年,新創立的IT公司如雨後春筍,同時亦因此衍生出一個新的行業,就是共用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 所謂Co-working Space,就是讓沒有辦公室的人士,租用開放式的工作間的辦公桌,並提供辦公設施如電源、WiFi、茶水間、會議室等等。在租金昂貴、家中空間有限的香港,實在不失為一個踏出創業第一步的理性選擇。

發牌給王維基是為了拯救香港的競爭力

台灣導演九把刀,經常在他的Facebook貼出他在電視看重播的90年代港產電影,每次都會讚不絕口。而有趣的是,香港華語電影票房最高紀錄,卻是九把刀導演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政府宣佈王維基的香港電視(HKTV)不獲發牌,引發起激烈的公眾輿論,甚至令市民因為抗議「冇電視睇」而要上街示威。我認識一些從來不上街的朋友,甚至他們的母親,都為了發牌事件而參加遊行。對很多香港市民來說,「冇電視睇」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實在不比「教改」、「政改」、「廿三條」等議題來得低。

南華早報Education Post:管理與領導

一間公司開始時,可能只得幾位創辦人。只有數人的公司是不可能走得太遠的,那些只有幾個人想出一條絕橋然後發了達的故事,千萬不要當真,那些只是宣傳技倆,要幹一番大事,沒有捷徑,一定要招募有能力的人才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