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電子書之死(上)

近日《輔仁媒體》在網上公佈旗下的《經濟輔仁》iOS及Android版本的電子雜誌正式公開下載,但在說明中建議讀者只下載不付費,消息一出,隨即在科技業界引起一陣迴響,原文節錄如下: 「…我個人是唔建議大家俾這些錢的!我先要解釋目前這兩個App仍是試驗中的工具,而這兩個App是外判予一間電子雜誌公司處理的,協議中的條件,是我先無需支付任何費用,但其後每個月首280美元的雜誌收入都會歸該公司所有的,所以若大家在App 中付錢買入《經濟輔仁》,本人及輔仁媒體可以得到收益的機會仍是極之微的。」

主場博客何去何從?

主場新聞突然宣佈結業,震憾全城,無論網媒還是紙媒,都在無間斷的報導和評論,而一眾以主場新聞為發文渠導的主場博客,更自發建立「主場新聞博客群」,試圖繼續將主場新聞傳承下去。

社交行銷需要放棄私隱

以有限資金創業,每項消費都要反覆計算。以軟件開發來說,最大的支出多數是工資,其次就是租金,之後還有添置器材的費用、以及水、電、上網等雜項開支。至於宣傳費,重要性肯定排最末。…

量入為出還是孤注一擲?

傳統理財智慧教我們,花錢要量入為出,賺十元,最多只能花七元,還可以拿一元做投資。能夠有紀律地堅守這個原則,生活就會有保障。 但做生意不同,做生意需要投資,「勒住勒住」地做生意,只會永遠維持蚊型企業的規模,因為有日黃金機會來了,團隊規模卻跟不上,結果就只能看著機會遊到別人手裡去。

神魔之塔-抄出26億估值的秘密

要數近年Startup界最具話題性的公司,肯定是剛剛以7,000萬美元(約5.43億港元)賣出21%股權的「神魔之塔」開發商Magic Feature Inc(Madhead的控股公司)。這次交易令神魔之塔的估值高達26億港元,成為香港史上最高價值的Startup之一,但在Startup圈內,大家都是一句起兩句止,沒有引起很大迴響。

全馬給我的覺悟-A餐有A餐的好

今年的渣打香港馬拉松,我第一次跑畢全馬,親身經歷了42.195公里路程,體驗了「三隧三橋」(南灣隧道、長青隧道、西區海底隧道,及昂船洲大橋、青馬大橋、汀九橋)的震撼,終於能夠驕傲地聲稱自己跑過「馬拉松」。即是當我說跑過「渣馬」,意思不再是跑了10公里或者半馬。

北上淘金 人棄我取

特首梁振英發表今年施政報告時,港述年青人賣樓北上創業的故事,惹來坊間極大回響。當中最具爭議的,就是年青人何來有樓在手?再加上故事主角做的是紅酒、咖啡和食品等生意,一聽就知道是以千萬計的投資,亦需要有超強的人脈關係才能成事,香港人哪會有這種先天條件?

識打工的人

在職場上,總有人無往不利,但有些人卻舉步維艱,究竟打工仔如何才能得到老闆垂青,成為一個「識打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