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永遠的影壇公主蕭芳芳

因工作關係,我有機會接觸由蕭芳芳創辦,旨在保護18歲以下人士免於遭受性侵犯的「護苗基金」,為他們製作平版電腦App協助導師教學。因芳芳姐亦有親身參與這個Project,所以有幸可以和她會面。過程中除了受到她的熱情招待之外,甚至還幫了我一個大忙。

不讓《主場新聞》以《立場新聞》重生的理由

數月前,《主場新聞》突然宣佈即時結束,網上輿論矛頭直指老闆蔡東豪,不少市民和讀者都認為蔡東豪欠《主場》支持者一個交代。《主場》關門後,大量新網媒成立,希望能夠接收前主場博客,或取代《主場》的位置。而一班熱心的前主場員工和博客亦組織了《主場新聞博客群》,用最有限的資源,提供平台讓一班前主場博客繼續發聲。

南華早報Education Post:Startup不止於募資

2014年香港Startup界可謂風起雲湧,不少本地Startup成功從天使投資者或風險基金募得資金,也有行家獲選加入矽谷的「Startup加速器」(Accelerator),創業氣氛一下子熾熱非常,令一眾創業家熱血沸騰,高呼香港的Startup時代真正來臨。

南華早報Education Post:創業者的矛盾

近日香港發生巨變,佔中與反佔中兩方各有支持者。從商的朋友,最不想看見社會動盪,怕市道轉差影響生意,所以大部分商人都傾向反對佔領街道。但當看到警方向只拿著雨傘保護自己的群眾發射催淚彈,不少同業都按奈不住,表態支持佔中的學生和市民。

國教、高鐵、東北與雨傘運動

作為一個商人,我很怕公開表達佔中立場。但當我見到警方在9月28日向群眾發射了第一枚催淚彈,我就知道不能不發聲了。(當然我還未知道原來總共施放了87枚催淚彈) 我有不少生意上的朋友都不支持佔中,當我公開地在Facebook和其他網上媒體發表支持佔中的言論,相信會因此失去很多生意朋友,或者被標籤成「激進分子」,因而失去一些親建制客戶。

誰會願意上街示威?

香港自從回歸以來,經歷過多次經濟災難,當中包括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1年的科網泡沫爆破、美國911恐怖襲擊、2003年的SARS、2008年的金融海嘯,每一次都為香港帶來經濟動盪,嚴重影響民生。

學生、佔中、警察,與鍵盤戰士

學民思潮及學聯發起罷課,號召學生到政府總部集會,才令到「佔領中環」得以提早啟動。戴耀廷在前一天撰文,說「佔中就是敲擊那阻着香港民主向前邁進的石牆的第一槌」,但事實上,那「第一槌」根本是由學生拿起來,由學生去敲的。一身包袱的中產階層,有怒不敢言。膽敢敲第一槌的,往往不是學生,就是工人。

南華早報Education Post:人脈是創業成功關鍵

近日家母身體抱恙,需要到醫院做大手術,家人於是四出找專家朋友幫忙,希望尋求到最好的診治方法。我沒甚麼醫生朋友,但因工作關係,有機會見到母親的偶像蕭芳芳小姐,便斗膽向她索求了一封親筆短箋,為母親打氣,逗她開心。幸得各方好友的支持和幫助,手術非常成功,家母現在已經出院,我們一家都感到非常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