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貓

我家有個幾乎甚麼動物也餵養的母親。 以前家住九龍城,在八樓的露台上,母親每天買來雀粟,引來一大群一大群的雀鳥,十來二十隻麻雀每天在我家露台上吃飯方便,壯觀非常。除了麻雀,後來更有其它品種加入,一種有冠,尾部有紅色羽毛(2012年按:原來叫「紅耳鵯」),另一種頭頂白色,肚子也是白色的(白頭鵯),這些體形較大的鳥,有時會因為不夠位,而把麻雀「踢落街」,場面惹笑。

無力

突如其來的種種新工作,打亂了原來的工作計畫。 曾經有好幾年每天都為客戶趕project,這些混亂情況,早已司空見慣,也算不上些甚麼。 接project就是如此,客戶總希望做得更好,開發者總希望盡早推出。

夢想與理想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曾幾何時,人們對夢想,理想的追求非常熱切,為理想付出,被視為一種美德,是人性中可貴的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