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成了iPhone遊戲玩家

我媽一直使用Nokia的feature phone, 但自從iPhone 4開賣後, 經常說要換iPhone, 其中一個原因是曾被朋友笑她的電話outdate. 她一面說要換, 另一面卻又說自己很少用電話, 不用買新的給她, 只要換機時把舊的給她就行. 我自從換了iPhone 4後就沒有換iPhone 4S, 所以沒有舊iPhone可以給她. 去年我抽獎抽到一部Nokia N8, 是當時的旗艦機, 我說要送給她, 但她堅持要換就換iPhone, 所以就把那部N8送了給爸爸. 直到今年母親節, 才買了部iPhone 4S送她.

科技創業培育計劃

寫Mobile App, 是近年來最火熱的創業途徑. 所以很多會寫App的學生, 可能在學時已經寫過幾個App, 繼而接Freelance寫App, 畢業後順理成章創業, 成為Mobile App Developer, 這亦是我們整個行業出現招聘困難的其中一個原因.

我是憤怒

自五月起心情一直很燥. 公司已經營運了兩年, 今年對投資者承諾的業績亦已達標, 已是時候改變心態, 不再「慳到盡」和「賺到盡」. 產品好, 服務好, 生意自然會來, 這是最根本最簡單的道理, 所以第一件事我們就要投放資源在提升產品質素和顧客服務上面.

80後員工 vs Generation X

1998年, 郭富城在全城各大Karaoke的螢幕上擺出獨特姿勢, 與握著咪高風的咪霸們, 一起嘶聲力竭地喊出一聲:「Com’on! Generation X!!」 不知不覺, 原來已是12年前的事, 而我就是當年有份一起叫喊的Generation X. 在振臂一呼之際, 世界彷彿就是屬於我們這一代的.

Startup!啟航!

(沒有看過漫畫《海賊王》的朋友, 可能對本Blog的點題「偉大航道 – The Startup Grand Line」以及上圖有點一頭霧水, 詳情請參看 About 頁) Be a pirate! 今天我要升起海賊旗, 再一次啟航! 「把靈魂賭在海賊旗上的男人, 沒有辦不到的事!」 80年代初, 為了擺脫蘋果官僚化,  阻礙創新, Steve Jobs帶領一班精英在一座獨立辦公大樓組織了Macintosh團隊, 這個團隊在大樓上升起了海賊旗, 從那天起, 世界因為這群海賊而改變.

追夢(6) -END-

《追夢》這系列的文章, 是去年強行去法蘭克福書展, 因而三星期內做了三次手術(通膽管+插導管、拔導管、割膽), 大傷元氣時寫下的. 我不知道是否值得(手術費也用了近20萬, 比一次完成貴了一倍有多), 我只知道機會是要自己爭取和掌握, 機會溜走了, 可能一世也不會再來. 運氣不可能永遠在自己身邊, 成功是無數巧合的結果, 失敗的機會總比成功高出千百萬倍. 捨棄安穩生活, 透支身體機能, 犧生陪家人朋友的時間, 不再進行娛樂活動, 更要抵受客戶、員工、拍檔、投資人、親屬帶來的壓力, 以這許多來換取追尋夢想的機會, 是否太大付出?

追夢(5)

由上大學到畢業, 我都有著無比的自信. 因為我知道我正乘著互聯網這個十年一遇的科技浪潮, 三年大學生涯, 我最少花了八成時間研究互聯網. 其時為1996年, Yahoo和Netscape等Startup才剛剛冒起, 互聯網對大部份人來說, 仍是一件「潮物」, 是年輕人的玩意. 我不滿足於做一個互聯網使用者, 所以我一直學習如何架建網站, 及如何將互聯網技術應用於商業上. 我喜歡上Forum, 我便自己架一個Forum. 我喜歡上Chatroom, 我便自己架一個Chatroom. 我只愛當站長, 不喜歡做用家. 當時掌握這些知識的人並不算多, 所以我畢業後很輕易便得到工作機會, 最後在三個offer當中選擇了薪金最高的一份.

追夢(4)

入院前終於看了九把刀的「那寫年」電影. 其實小說版我早就看過了, 但電影就是不一樣, 場景實在了, 但想像空間相對收窄了一點. 刀大與別不同之處, 就是他除了極度自信外, 還夠膽大聲說出來. 看九把刀的真人照, 那種絕對自信在眉目之間放肆地表露無遺, 反觀演員柯震東, 就沒有那種可以面皮厚到向世人宣告「征服世界」的氣勢. 作為強者, 除了有實力, 還得要面皮夠厚. 沒有霸念, 沒有「成為世界最強」的決心, 人就只能夠留在原地眺望遠方, 而不是發揮強者的力量去縮短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