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支持是我戰鬥的動力

昨天在Facebook收到一位不相識的朋友的message鼓勵, 令我很高興: Hi Keith, It’s pleasure to meet you up at Facebook. I am one of your readers of your blog grandline and I am definitely inspired by your words. I am just an ordinary hong kong people who have to work routinely. After reading your blog, it simulates me to think on something big…

創業需要強大的EQ

創業頭幾年, 公司規模大極有譜. 作為一個「小老闆」, 其實還不如大企業的一個中層主管. 仗著大企業的歷史、福利、薪酬、安全感、優越感和社會地位, 一個大企業的中層經理已經可以在公司內呼風喚雨, 身邊有無數擦鞋仔, 下屬不是仰慕你, 便是懼怕你. 這就是權力.

關於跑步… 與創業

iPhone推出後, 我有段創業真空期(見〈消失的兩年〉). 因為百無了賴, 一度迷上了Circuit Training, 帶氧運動與阻力訓練梅花間竹地進行, 一週做六天, 連做70日後減了30磅, 可以隨時做五十下以上掌上壓, 毫無難度.

偉大航道: 不論代價 以行動代空談

搞 Startup不免要付出代價。創業以來一直沒有好好照料身體,經常工作到一半,還未打算睡覺,卻不自覺地睡着了,偶爾還會把鍵盤當枕頭,睡醒後才發覺臉上印着 qwerty。 最誇張的一次,是坐在椅上睡到半夜,辦公椅被我仰得太後,椅子「蓬」一聲往後跌在地上,我面朝天花仰卧椅背,掙扎嘗試爬起來,但當時實在太累了,掙扎不到兩下,居然就這樣原地睡着了。翌日醒來時我還是躺在地面「坐」着,雙腳吊在椅墊上。 港搞 Startup吃力不討好 在香港搞 Startup比打工辛苦10倍。既說服程式高手加入,組織技術團隊,趕在積蓄用盡前做好 Prototype,又要尋求資金,之後更要打響知名度,全部都需要堅毅意志、信心、厚面皮,和極花精神的工作。 如果純粹為了不用再向上司 report而去搞 Startup,注定會後悔。打工只需看上司面色,但自己創業,卻要看所有人面色。被客戶質疑,拒絕是等閒事,又要向股東交代,兼要照顧團隊員工士氣,也要安撫家人不安情緒,精神壓力比打工高得多。 在決定自己搞 Startup之前,我每天和同事午飯時都一腔怒火地批評公司決策如何不濟、上司辦事能力低下、行政架構漏洞百出,如果由我們掌舵,要實施怎樣的改革。直到某一日,大家講到興高采烈時,我突然拍枱說:「夠了,就由我自己來!」同事都儍了眼,當我說了算,也就繼續高談闊論。但在那一刻,我已經決定不再花時間空談。往後的午飯時間,我都用來研究技術,製作 Prototype,就算被同事質疑甚至嘲笑,我也下定決心要把它做出來。 或許有人會樂意做一份輕輕鬆鬆的 hea工,但我肯定不是其中一個。與其抑壓內心戰鬥之火去換取穩定而無味的生活,我寧願痛快地燃燒我的青春與靈魂,以行動去實踐心中所想。雖然旅程可能充滿挑戰及艱辛,但為了不讓未來的自己後悔,為了知道自己是否真能做到,唯一的方法,就是捲起衣袖,打開大門走出去。在心中那團火熄滅之前,別再空想了,出發吧! 原文刊於於【蘋果日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804/16574387

寫Blog與寫報紙專欄

父親有個習慣, 久不久就會把他認為我有興隨的科技新聞剪下給我看. 好幾年前, 他經常把蘋果日報尹思哲的文章留給我. 當時我也不以為然, 看過便算. 後來知道尹思哲開了Blog, 我便成為忠實讀者, 不時在該Blog留言. 直到2008年一次Blogger聚會中, 我終於能與尹思哲碰面, 自我介紹後, 他居然認得我就是他的Blog的常客, 自此相識.

窒息

這個星期發生的事實在太多 – 開始為蘋果日報寫專欄、參加了Summer Barcamp、入圍了兩個創業比賽、書展開幕、推出鄒凱光(灘叔)的iPhone App、公開發售研發兩年的出版系統… 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 全部一次過壓過來, 每一項事件都足夠寫一篇文章, 在不知如何取捨之下, 我決定先寫有關「窒息」.

IT Startup火拼電腦Server

搞IT Startup, 除了租office, 買傢俬, 文具, 水機, 雪櫃等等, 亦必然要買最重要的搵食工具 – 電腦. 公司電腦可分為同事日常使用的電腦、公司內部用的Server, 以及給公眾使用的網站Server. 我第一次創業的大半時間, 都花在與這些電腦搏鬥, 真的好費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