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政府支持IT業潑的第二盤冷水(下): 數碼港

承接上篇(1),談過科學園的培育計劃後,今次要講的是數碼港。 數碼港,原來的是理想是將鋼綫灣打造為香港的矽谷,但正如好友高建提出,「矽谷之為矽谷,是人才、市場、資金、文化、體制等加起來的結果,最後才是土地這個載體」(2),所以要在真正打造香港「矽谷」,只靠一塊地皮,實在難以成事。

一個人,改變世界

這是兩年前發生的事。 某天我到廣州出差,下班後準備乘和諧號列車到深圳再回港。買了票後,我進入候車區,找了個位子坐下,手上把玩著iPhone,無聊地一邊等車一邊上網。 正在看得入神之際,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搖我翹起的二郎腿。我抬頭一看,見到一個蓬頭垢面的小妹妹,看樣子才五、六歲,一副滿可憐的模樣。

對政府支持IT業潑的第二盤冷水(上): 科學園

月初我準備寫三篇文章,剖析政府支持IT業三個最具爭議性的項目,第一篇(1)提出〈創新及科技基金〉缺乏支持IT Startup的基金,應該如莫乃光建議,重新啟動〈應用科技研究基金〉(ARF)。同時指出某些公司為了申請不適合IT Startup的基金而扭曲商業模式,是錯在申請人貪心,並不能怪罪ITF。而本文將討論科技園的創業培育計劃。

Startup人的夢囈

一個發燒中的人,所造的夢應該最能反映他最關注的事情。 昨天跑完步,可能因為天氣轉涼,下午便開始發燒,然後在床上斷斷續續造了十多小時的夢。 我的迷幻夢境,說來悲哀,全部都是有關公司與App的。夢中我在見客,問客戶問題,然後在客戶回答前意識到不過是發夢,就算客戶答了也不過是我自己的猜想,於是又懶得為客戶想答案。

10個畢業生應該加入Startup的理由

每年大學都會邀請有意招聘畢業生的公司舉辦Career/Recruitment Talk,為學生搵工作準備。我一向視人才為公司最大資產,當然亦積極參與,期望能夠從中覓得精英加入。 這些招聘會通常一次過邀請幾家公司在同一天進行演說,而和我們同場的,多數都是大機構、大企業,每次當看到這些公司在介紹自己如何偉大、生意額每年幾十億、辦公室遍佈全球、晉升機會明朗、每年仲有卡啦OK比賽… 等等,我都會感到尷尬和焦慮,不知道應如何說服畢業生選擇加入Startup。 於是我在Facebook公開徵求「10個畢業生應該加入Startup的理由」,經過整理,得出以下結果(排名不分先後,多謝各位提供):

對政府支持IT業潑的三盤冷水(之一)

一直以來,對於政府支援IT產業的措施,Startup業界支持和潑冷水的同業意見各走極端,其中三個項目,最具爭議性,包括〈創新及科技基金〉(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Fund)、科學園及數碼港的〈培育計劃〉(Incubation Programme),及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HKICT Awards)。 利益申報:以上三個項目我都曾經或正在參與,作為受惠機構,我非常了解Startup對這些支援的愛與恨,在此希望以IT業界一分子的身份,表達一些意見,亦順便向同業澄清一些常見的誤解。

APICTA戰記: 怕輸就不要參加比賽

APICTA Awards,全名是The Asia Pacific ICT Alliance Awards。APICTA由十六個亞太地區及國家組成,每年這十六個地區ICT比賽獲獎的作品,部份會被挑選競逐APICTA大獎,由於每個參賽作品都是地區冠軍,所以能在APICTA獲獎的作品,就是亞太區「冠軍中的冠軍」(APICTA不設亞軍季軍,只有冠軍或優異証書)。

香港模式: 沒錢就不要搞Startup

近日出席了不少Startup活動,認識了一些新朋友,行家聚首,不免會交流創業經驗。當大家談起創業資金時,我就想起月初舉辦的一場講座。觀眾發言時間,有位朋友提問:「假設獲得港幣五十萬元創業投資,應該如何運用?」 當日我是台上嘉賓之一,我的建議是「最好不要用。」

巧遇.徐緣

對,我沒有打錯字。我巧遇的是Marketing達人及作家「徐緣」。如此奇遇,忍不住煞有介事地記下。

如你不是九把刀 如何將盜版App下架?

近日「九把刀硬闖蘋果Office 抗議蘋果App侵權」事件鬧得熱哄哄,再度令公眾關注App Store盜版電子書的問題,作為一間製作超過二百本電子書App開發公司的管理人,我想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對抗App Store盜版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