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Sales

十年前做I.T. Sales和現在做I.T. Sales是很不同的。 98年當我初出來工作時,任職一家老牌英資公司,當時的Sales部門架構,是有很多層的:

推銷員之死

推銷員、銷售員、營業員… whatever you call it,並不是一份理想工作,至少不是一份可以令家人放心的工作。 詭弔的是,在I.T.業界,高高在上管理人的幾乎沒有一個不是sales出身,做technical而進駐大公司director grade的可謂少之又少。 Sales是一條艱辛的路,但亦是通往管理層最直接的路。

足球,係我既夢想!

20年前南葛小學的戴熾偉對全港小朋友說了這一句永遠激動心靈的說話。 當年勞比度叔叔傳授的一招「倒掛金鉤」,作為LSPS小學學生的我們幾乎沒有一個得不到真傳。 實不相瞞,我也會「倒掛金鉤」,而且可以憑這絕招入球。

由一張相片說起

首頁的相片應該(?)是兩年前在峇里島拍下的,那片海實在是清澈得無話可說。 今天我沒甚麼特別想說的題目,就隨著意識流想到哪裡寫到哪裡吧。

Internet、BT與電影票房

剛才想看看「再說一次我愛你」的票房,在mov3.com的票房榜上,喜見此片票房已達941萬,同日上映、同一院數,上映13天的「黑社會」更突破1240萬,比起暑期檔的港產電影強得多。

神風

靖國神舍經常和甲級戰犯等同起來,其實首相去拜祭的,是否那些甲級、乙級戰犯?還是出於對大部份身不由己的日本士卒的尊重? 這是一個充滿爭議性,沒完沒了的題目,作為中國人當然反對日本首相拜祭二戰戰犯,但若撇除了民族偏見,以局外人去看這件事(中國人何時會為亞力山大、成吉思汗屠城而示威?),我卻佩服小泉的勇氣(也許還有日本民族的信義)。

思、生、死

因長輩有病,近來進出醫院頻繁,對生命又有一番體會。 人生最大的問題有三個:思、生、死。

餵貓

我家有個幾乎甚麼動物也餵養的母親。 以前家住九龍城,在八樓的露台上,母親每天買來雀粟,引來一大群一大群的雀鳥,十來二十隻麻雀每天在我家露台上吃飯方便,壯觀非常。除了麻雀,後來更有其它品種加入,一種有冠,尾部有紅色羽毛(2012年按:原來叫「紅耳鵯」),另一種頭頂白色,肚子也是白色的(白頭鵯),這些體形較大的鳥,有時會因為不夠位,而把麻雀「踢落街」,場面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