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 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

如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

Openrice是香港最流行的飲食手機App,憑著完整的食肆數據庫、建立多年的品牌,和一班在Openrice寫食評的食家,在香港可謂全無對手。曾經有不少Startup想在飲食App市場分一杯羹,以我所知幾乎全軍覆沒,強如騰訊,其飲食App「iPick」,在香港推出兩年仍然動不到Openrice分毫。

在香港搞Startup並不是外國人的專利

在香港搞Startup的朋友,都會參與一些Startup社群,希望找到同路人互相幫助或分享創業經驗。而香港幾個比較有規模和重要的Startup團體,例如Startups HK、TIE、Nest、The Hive等,都是由外國人創辦及主導的。就算到了今天,由本地人主導的Startup社群仍然很少,比較著名的就只有CoCoon。

手機遊戲發展史上第一回 – 手機Game x Online Game [開發篇:七]

2005年3月。 PC Online Game,可不可以和手機Game搞corss-over? 某電訊台的大大,有這樣的一個想法。 我們的手機Online Game – Eternal Battle,本來打算獨立推出,但經電訊台的大大推薦,決定搞些新綽頭,嘗試為市場帶來新衝擊。 於是我們便和「天外Online」合作,以Enteral Battle為基礎推出了「天外Online群雄戰手機版」,成為全港(我個人甚至認為是全球)第一個PC與手機互通的流動Online Game。

報導 [開發篇:四]

2004年,3月。 話說任職Sun Microsystems的前輩,為我安排了時間到某大電訊公司做示範,當我示範完畢,該公司承諾會「研究一下」。 看來他們並不怎麼impress啊。 但我已盡了力,以當時的上網速度,和手機的處理能力,在2.5G上執行m-Friends這等高傳輸量的軟件實在有點勉強。 比如說,在m-Friends手機相簿下載一張5k的相片,要差不多10秒鐘,這是因為GPRS的遲滯問題(lantancy)。 與此同時,我亦開始積極cold call報館,希望搏得一篇報導。 很幸運地,本地某電腦周刊的Tommy兄「獨具慧眼」,給我們做了兩頁全版的產品介紹。

銷售 [開發篇:三]

2004年2月。 m-Friends在2004年2月6日推出,當時我的心理狀態正處於史無前例的低潮,為了強逼自己進睡,我每晚要飲7支vodka mix(飲6支不夠,7支就會醉倒)。從那時起到2006年的今天,我幾乎沒有再正正常常的上床睡覺,只會在極累的狀態下自然睡著,亦不再關燈。

核心技術 [開發篇:一]

2003年,9月。 之前談過,公司會朝兩個方向出發,一個是以Endless Battle為藍本的手機連線遊戲,另一個是手機資訊瀏覽。 我的想法在當時是非常革命性,甚至可以說,到了今時今日,仍然有前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