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對香港樂壇下的一封戰書

陳奕迅在今年的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禮上,全程「黑臉」,態度敷衍,迅即成為城中熱話。有人說陳奕迅累了,也有人說他態度囂張、不尊重舞台,亦有人說他「無敵是最寂寞」,而大部份的評論,都是負面批評。作為一個和他同年代成長的樂迷,我希望嘗試從另一角度去闡釋陳奕迅的狂態。

HKTV流動電視牌照全面解構

王維基的HKTV成功收購中國移動子公司,變相獲發「流動電視服務」牌照,令大家終於可以睇〈警界線〉,全城興奮。但看完HKTV的新聞發佈,相信很多朋友有一堆疑團,例如「流動電視」和免費電視牌照的分別、甚麼是「OTT」、技術制式、畫面質素、能否入屋等等。

發牌給王維基是為了拯救香港的競爭力

台灣導演九把刀,經常在他的Facebook貼出他在電視看重播的90年代港產電影,每次都會讚不絕口。而有趣的是,香港華語電影票房最高紀錄,卻是九把刀導演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政府宣佈王維基的香港電視(HKTV)不獲發牌,引發起激烈的公眾輿論,甚至令市民因為抗議「冇電視睇」而要上街示威。我認識一些從來不上街的朋友,甚至他們的母親,都為了發牌事件而參加遊行。對很多香港市民來說,「冇電視睇」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實在不比「教改」、「政改」、「廿三條」等議題來得低。

南華早報Education Post: 高分低能VS社交強人

本週我在SCMP Education Post發表的文章: 「三歲小兒都會知道,唯一能夠斷定要輸贏的地點,是終點線,而不是起跑線。所謂「輸在起跑線」,只是失敗者「未跑先認輸」的藉口,亦是我聽過最愚蠢的口號。」

最幸福的一代香港人

我常認為,生於70年代的香港人,是最幸福的一代。 我們成長的80年代,是香港最燦爛、最華麗的時代,也是創意最澎湃的時代。其時粵語流行曲漸趨成熟,承接著羅文的金光燦爛、許冠傑的創意出格,由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等為首的巨星,領導著樂壇進入百花齊放的音樂盛世,然後再引領出四大天皇氣派非凡的新時代。

對政府支持IT業潑的第三盤冷水: HKICT Awards

今年4月8日,就是HKICT Awards(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頒獎典禮的大日子。這個活動是由香港政府支持,本地的最大型IT獎項,一共有十個不同比賽類別,由相關業界組織主辦。整個活動的高潮在於頒獎禮當日,各個類別的大獎得主將由最終評審團選出「全年大獎」。由2006年第一屆開始,慣例由財政司司長擔任頒獎嘉賓,在眾多業界獎項中地位超然。

對政府支持IT業潑的第二盤冷水(下): 數碼港

承接上篇(1),談過科學園的培育計劃後,今次要講的是數碼港。 數碼港,原來的是理想是將鋼綫灣打造為香港的矽谷,但正如好友高建提出,「矽谷之為矽谷,是人才、市場、資金、文化、體制等加起來的結果,最後才是土地這個載體」(2),所以要在真正打造香港「矽谷」,只靠一塊地皮,實在難以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