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星期日WorkShop〉-Startup 讓增長爆炸

2015年3月1日-明報副刊-科網世代~ 矽谷style(三)﹕startup 讓增長爆炸 【明報專訊】攤開報紙,看來踏入了公布業績的季節,下筆這天,友邦純利升22%、創興升42%、中電升85%,龍頭大哥和黃最威水,升幅超過一倍。這聽上去很誇張,但原來這種幅度一點也不算爆,近年從矽谷席捲至香港的科網初創企業,(即是人們常說的「startup」),做出的增幅或許跟和黃一樣,但卻不是以年計,而是以月計、以周計;累積下來,一年的增長線,是戲劇化的垂直向上爆升的「爆炸性增長」。傳統公司那種穩步上揚「好業績」,在科網世界中,幾乎等於失敗。

不讓《主場新聞》以《立場新聞》重生的理由

數月前,《主場新聞》突然宣佈即時結束,網上輿論矛頭直指老闆蔡東豪,不少市民和讀者都認為蔡東豪欠《主場》支持者一個交代。《主場》關門後,大量新網媒成立,希望能夠接收前主場博客,或取代《主場》的位置。而一班熱心的前主場員工和博客亦組織了《主場新聞博客群》,用最有限的資源,提供平台讓一班前主場博客繼續發聲。

國教、高鐵、東北與雨傘運動

作為一個商人,我很怕公開表達佔中立場。但當我見到警方在9月28日向群眾發射了第一枚催淚彈,我就知道不能不發聲了。(當然我還未知道原來總共施放了87枚催淚彈) 我有不少生意上的朋友都不支持佔中,當我公開地在Facebook和其他網上媒體發表支持佔中的言論,相信會因此失去很多生意朋友,或者被標籤成「激進分子」,因而失去一些親建制客戶。

誰會願意上街示威?

香港自從回歸以來,經歷過多次經濟災難,當中包括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1年的科網泡沫爆破、美國911恐怖襲擊、2003年的SARS、2008年的金融海嘯,每一次都為香港帶來經濟動盪,嚴重影響民生。

學生、佔中、警察,與鍵盤戰士

學民思潮及學聯發起罷課,號召學生到政府總部集會,才令到「佔領中環」得以提早啟動。戴耀廷在前一天撰文,說「佔中就是敲擊那阻着香港民主向前邁進的石牆的第一槌」,但事實上,那「第一槌」根本是由學生拿起來,由學生去敲的。一身包袱的中產階層,有怒不敢言。膽敢敲第一槌的,往往不是學生,就是工人。

中文電子書之死(下)

《輔仁媒體》旗下的《經濟輔仁》,和App開發商定下協議,開發商免費為《經濟輔仁》製作電子雜誌App,但每月首280美元的收入會先歸開發商,期後的收入才付予輔仁。而輔仁似乎覺得開發商比較「著數」,所以在公告中呼籲讀者「只下載,不付費」(但後來已改口風)。這種心態在出版界並不罕見,究竟中文電子書如何能夠吸引讀者付費?出版社想製作電子書,又有甚麼途徑?

主場博客何去何從?

主場新聞突然宣佈結業,震憾全城,無論網媒還是紙媒,都在無間斷的報導和評論,而一眾以主場新聞為發文渠導的主場博客,更自發建立「主場新聞博客群」,試圖繼續將主場新聞傳承下去。

神魔之塔-抄出26億估值的秘密

要數近年Startup界最具話題性的公司,肯定是剛剛以7,000萬美元(約5.43億港元)賣出21%股權的「神魔之塔」開發商Magic Feature Inc(Madhead的控股公司)。這次交易令神魔之塔的估值高達26億港元,成為香港史上最高價值的Startup之一,但在Startup圈內,大家都是一句起兩句止,沒有引起很大迴響。

全馬給我的覺悟-A餐有A餐的好

今年的渣打香港馬拉松,我第一次跑畢全馬,親身經歷了42.195公里路程,體驗了「三隧三橋」(南灣隧道、長青隧道、西區海底隧道,及昂船洲大橋、青馬大橋、汀九橋)的震撼,終於能夠驕傲地聲稱自己跑過「馬拉松」。即是當我說跑過「渣馬」,意思不再是跑了10公里或者半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