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出走的17歲少女Programmer

好友尹思哲寫了一篇《17歲少女: 我要做個 Programmer!》的報導,引來〈拉闊遊戲〉創辦人高重建「回信」,談退學少女Clara,也香港的大學制度。 作為電腦科學系畢業生和香港IT界的一份子,我對這篇報道份外有感觸。一個17歲的年輕人,要付出多少勇氣,才能夠決定與家人反目,離家出走,放棄和同年紀的人走同一條安穩的路,寧願將自己的前途全部押上,都要成為一個programmer?

手機App不能拯救香港的士業

由17個的士業團體,包括的士司機、電召台、車主、車行等等組成的「香港的士業議會」,最近推出名為「的士App」的手機軟件,聲稱會按乘客評分而向司機派發獎金或施以懲處,期望提升的士服務質素。

挑戰Uber的港產Call車App-Cetah(懶人包+用後感)

提起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香港人只會記得Uber或AirBnB,甚少會想到本地Startup。其實香港亦有公司挑戰Uber,搞共享經濟型的Call車服務,這個本土Call車App,叫做Cetah(捷達專車)。 很多人都會問Cetah怎樣讀?其實Cetah是Cheeta(獵豹)的諧音,獵豹是陸地上速度最快的動物,相信是代表「Call車最快」的意思吧。

香港創科Startup 求政府不如求自己

大約兩個月前,我在咖啡店開著電腦寫文章,坐在隔鄰剛巧有一位搞交通管理系統的創業者正在做訪問,訪問間他一直埋怨香港政府不肯用他的系統,記者問為甚麼,他說因為產品還未有顧客,沒有成功個案。

領導創新與追隨創新

2011年Samsung推出第一代5.3吋大屏幕Galaxy Note手機,隨機配上內置觸控筆,如果大家不是太健忘的話,應該還記得不少人都認為這是一個笑話。 其「笑點」在於,當大部分主流電話還是只有3.5吋屏幕時,把一個小平板般大的電話放在耳邊,看起來實在非常突兀。而在手指觸控界面的世代,用手寫筆更是向時代開倒車的設計,尤其是蘋果fans,更加對觸控筆嗤之以鼻。

TIPS-融合矽谷文化與本土精神的創業計劃

香港近年不斷出現各種各樣支持創業的社群,當中和科技Startup有關的尤其熱鬧,有次和一眾創業朋友提起此事,我們發覺香港欠缺一個有矽谷創業精神的本土創業生態圈,於是便有了創辦TIPS的想法。 籌備多月,多得各方好友支持,包括幾位著名創業家,時昌迷你倉CEO時景恆先生、有機上網CEO「窮富翁」黃岳永先生、洗樓王CEO王嘉源先生,以及慷慨贊助場地的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朱志賢先生等等。 這幾個星期以來不斷收到各界查詢,現在TIPS已經萬事俱備,以下是TIPS計劃詳情,希望能夠得到大家支持,攜手建立香港本地創業生態系統!

明報〈星期日WorkShop〉-Startup 讓增長爆炸

2015年3月1日-明報副刊-科網世代~ 矽谷style(三)﹕startup 讓增長爆炸 【明報專訊】攤開報紙,看來踏入了公布業績的季節,下筆這天,友邦純利升22%、創興升42%、中電升85%,龍頭大哥和黃最威水,升幅超過一倍。這聽上去很誇張,但原來這種幅度一點也不算爆,近年從矽谷席捲至香港的科網初創企業,(即是人們常說的「startup」),做出的增幅或許跟和黃一樣,但卻不是以年計,而是以月計、以周計;累積下來,一年的增長線,是戲劇化的垂直向上爆升的「爆炸性增長」。傳統公司那種穩步上揚「好業績」,在科網世界中,幾乎等於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