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佔中、警察,與鍵盤戰士

學民思潮及學聯發起罷課,號召學生到政府總部集會,才令到「佔領中環」得以提早啟動。戴耀廷在前一天撰文,說「佔中就是敲擊那阻着香港民主向前邁進的石牆的第一槌」,但事實上,那「第一槌」根本是由學生拿起來,由學生去敲的。一身包袱的中產階層,有怒不敢言。膽敢敲第一槌的,往往不是學生,就是工人。

主場博客何去何從?

主場新聞突然宣佈結業,震憾全城,無論網媒還是紙媒,都在無間斷的報導和評論,而一眾以主場新聞為發文渠導的主場博客,更自發建立「主場新聞博客群」,試圖繼續將主場新聞傳承下去。

生仔要像誰?

和尹思哲飲咖啡,話題離不開Startup的人和事。因為蔡東豪昨天的文章提起,所以我們又談到黃雅麗(Leona)所寫的「生女要似趙海珠」。

我撐《南周》的方法 ─ 再造微博

在中國內地,《南方周末》的敢言一向令我敬佩,其風格令我聯想起香港《壹週刊》創刊時期的Book A。《南周》事件後,北京雜誌《炎黃春秋》又被逼關掉網站,長此下去,民間再沒有發聲的空間。

一個人,改變世界

這是兩年前發生的事。 某天我到廣州出差,下班後準備乘和諧號列車到深圳再回港。買了票後,我進入候車區,找了個位子坐下,手上把玩著iPhone,無聊地一邊等車一邊上網。 正在看得入神之際,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搖我翹起的二郎腿。我抬頭一看,見到一個蓬頭垢面的小妹妹,看樣子才五、六歲,一副滿可憐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