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Design Thinking為香港政府設計「對話平台」

「反送中」所引發的社會運動延續多月,並無降溫跡像。近日香港政府宣佈成立「對話平台辦公室」,協調官員與民間溝通,並由「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掌陀,負責構建「對話平台」。由此可見,政府正嘗試以創新的方法與市民直接溝通。

為林鄭獻策-政府如何令香港降溫平亂

香港面對史無前例的大規模示威,市民對政府的信任達到新低點,警民關係急劇惡化,全港各界發起罷工、罷市、罷課,面對如此險境,如何能降溫平亂?作為「愛國愛港」的良好市民,為履行公民責任,我斗膽為政府分析形勢,出謀獻策:

淺談加密幣-由Bitcoin的創世區塊說起

2017年下旬,比特幣(Bitcoin)由每個市值二千多美元,飆升到最高位每個一萬九千美元,帶領其餘數千種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價值屢創新高,全球投資者爭相淘金。但其後Bitcoin幣價在一年內回落到三千美元水平,加密貨幣這個話題亦漸漸消失於大眾媒體之中。 近日香港有加密貨幣經營者涉嫌在深水埗大廈天台大灑現金,市民爭相搶錢,鬧得滿城風雨,令沉寂多時的加密貨幣又再成為全城熱話。

香港演藝界需要更多黃慘盈與袁澧林

近年有兩位本地女藝人令我非常欣賞,一有機會就會向朋友推薦。原因不止於我覺得她們值得被人認識,更因為香港實在很需要像黃慘盈(李嘉文 Jessica Lee)與袁澧林(Angela Yuen)這種新一代年輕藝人來重拾逐漸失去的文化軟實力。

離家出走的17歲少女Programmer

好友尹思哲寫了一篇《17歲少女: 我要做個 Programmer!》的報導,引來〈拉闊遊戲〉創辦人高重建「回信」,談退學少女Clara,也香港的大學制度。 作為電腦科學系畢業生和香港IT界的一份子,我對這篇報道份外有感觸。一個17歲的年輕人,要付出多少勇氣,才能夠決定與家人反目,離家出走,放棄和同年紀的人走同一條安穩的路,寧願將自己的前途全部押上,都要成為一個programmer?

中央應該在最後一刻挺曾的三大理由

本週日就是特首選舉,誰能登上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寶座,就看一千二百名選舉委員的投票意向。 非建制派及〈民主300+〉的選委,在梁振英宣布不角逐連任、成功提名曾俊華及胡國興入閘,以及協調98%選委投票給曾俊華之後,已經沒有作為關鍵少數的影響力,因為現在能夠影響選舉結果的,就只有遊離建制派的票源。

如果不是曾俊華而是劉德華

曾俊華收到足夠提名票後提早遞交表格,令餘下民主派選委無懸念送胡國興入閘,「選委應該提名誰」的爭論暫且告一段落。但是坊間有不少人仍然堅持曾俊華是Lesser Evil,民主派選委應該堅守原則,不能妥協。

選舉委員會參選後記

不少選舉委員會候選人,都會撰寫「參選感言」,讓選民了解參選人的理念。但我在競選期間並沒有發表任何「參選感言」,因為我的參選原因太過簡單,就是「香港是我所愛的城市,這城市住著我所愛的人」。

手機App不能拯救香港的士業

由17個的士業團體,包括的士司機、電召台、車主、車行等等組成的「香港的士業議會」,最近推出名為「的士App」的手機軟件,聲稱會按乘客評分而向司機派發獎金或施以懲處,期望提升的士服務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