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書展:港漫.o靚模.電子書 - 全屬過眼雲煙?

香港書展由1990年開始至今已經有23年歷史,在1998年以前,流行小說和香港漫畫都是書展的一大亮點。每年設計最浮誇、規模最龐大、人龍最長的展位,一向都是港漫出版社如天下和文化傳信等。為了爭買限量港漫產品,更曾經發生轟動全港的「逼爆玻璃」事件。99年以後,主辦方不再接受漫畫出版社參展,香港書展的在公眾眼中的印像,開始漸漸變得模糊。

搵人寫App要幾錢?

(2016年按:本文寫於2013年,內容與數字可能和現時市況有所出入,敬請讀者留意) 李根興(Edwin)是我在創意創業會(IEA)的前輩,我和很多朋友都有追看他的「李根興創業之友」Facebook Fan Page。他公司最近推出了〈創業達人〉Android App,在Facebook分享了手機Apps製作的經驗,因為我正在經營這門生意,「寫App要幾錢」這個問題幾乎每天都要答幾次,所以想趁此機會和大家討論一下。

StartLab有感:要做,就做最好的App

今天參加了StartLab.HK(香港創業實驗室)的開幕禮,Keynote主講嘉賓是王維基先生(Ricky Wong)和黃岳永先生(Erwin Huang),兩場演講都非常精彩,對於做Startup的朋友相信會有很大的啟發。 對我自己來說,聽過兩位的演講後,令我更加肯定我一直相信的很多理念都是正確的。

InnoLab:每週四天工作的Startup革命

有沒有想過有公司一週只工作四天,第五天可以隨自己喜好做自己熱愛的事? 答案是有的,最著名的就是Google 20 Percent Time ─ Google的工程師,80%時間做核心業務相關的工作,餘下20%可以自由發揮,做一些自己喜歡,而又可以為Google用戶增值的創新產品。在這個計劃下研發出的眾多產品,當中包括了Gmail、Adsense、Google Reader等,後來都成為了Google的業務核心。結果:20%的時間,產生了Google 50%的收入。

我的承諾只有兩個:做得到、做得好

近日再次出廣告招聘新人,在面試的時候,也會順便問一下其他公司的工作情況,聽罷,真有點覺得自己不是做生意的。 我現在才知道有公司的指定工作時間是朝9晚7,而當我問到這樣的合約為何還會簽,答案是合約上根本沒說明,辦公時間是入職後才知道的。

做夢,不妨做大一點

近幾個月,公司分別有幾位同事不約而同和我說,有辭職創業的打算。 雖然我一向鼓勵年輕人創業,但當對方是自己的夥伴,我實在沒法不叫他們細心考慮。這並非因為出於自私,而是每個準備創業的人都應該想清楚創業的目的及當中的利弊。

Startup策略:「等一手好牌」

很多人都會聽過Rotten Tomatoes這個網站,近年幾乎所有荷李活大片在維基內的資料,都會以Rotten Tomatoes的評分作為觀眾反應的指標。但比較少人知道的是,Rotten Tomatoes三個co-founder,兩個是地道香港人(他們之後和Alive創辦了alivenotdead.com)。 上個月Rotten Tomatoes的co-founder(並曾任CEO)Patrick Lee寫了一篇文章,以牌局比喻Startup,讀後獲益良多,令到自己思路更加清晰。

Startup的三種生存模式

上週五HKICT Awards截止報名,我約了聯合參賽的客戶一同遞表,順道喝咖啡,互吐Startup苦水和討論發展方向。其中談及到Startup如何融資,及應否向銀行借錢。 在我看來,Internet或Softwafare Startup能夠向銀行借到錢的機會接近零。如果是接訂單製造硬件的Startup,借到錢的可能性會高得多。

Startup人的夢囈

一個發燒中的人,所造的夢應該最能反映他最關注的事情。 昨天跑完步,可能因為天氣轉涼,下午便開始發燒,然後在床上斷斷續續造了十多小時的夢。 我的迷幻夢境,說來悲哀,全部都是有關公司與App的。夢中我在見客,問客戶問題,然後在客戶回答前意識到不過是發夢,就算客戶答了也不過是我自己的猜想,於是又懶得為客戶想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