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矽谷文化帶到香港 創造本土生態圈

近年香港吹起一片Startup風,但創業圈中普遍認同,香港難以成為亞洲矽谷,原因是香港沒有矽谷的創業生態圈,加上中西文化差異,所以本地Startup注定難成大器。每次聽到這個論調,我都會想,既然沒有,為甚麼不能自己做一個出來?

創業何須征服世界?

一直以來,做科技Startup的朋友,都在尋求「征服世界」的點子。我們希望研發出像Facebook、Youtube、Instagram、Whatsapp那種能夠成為現代人「必需品」的產品。大家夢想有一天會成為另一個喬布斯,以創意和科技令生活變得更美好 - 也順帶令自己成為億萬富豪。

明報〈星期日WorkShop〉-Startup 讓增長爆炸

2015年3月1日-明報副刊-科網世代~ 矽谷style(三)﹕startup 讓增長爆炸 【明報專訊】攤開報紙,看來踏入了公布業績的季節,下筆這天,友邦純利升22%、創興升42%、中電升85%,龍頭大哥和黃最威水,升幅超過一倍。這聽上去很誇張,但原來這種幅度一點也不算爆,近年從矽谷席捲至香港的科網初創企業,(即是人們常說的「startup」),做出的增幅或許跟和黃一樣,但卻不是以年計,而是以月計、以周計;累積下來,一年的增長線,是戲劇化的垂直向上爆升的「爆炸性增長」。傳統公司那種穩步上揚「好業績」,在科網世界中,幾乎等於失敗。

一封沒有向馬雲寄出的公開信:阿里巴巴如何抄襲香港Startup的創意

馬雲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講座,名為「馬雲與青年有約:從夢想到成功創業」,作為香港Startup的一份子,我當然亦應邀到場。當晚重點除了有馬雲和大家分享創業心得,亦同時宣佈成立「香港青年企業家基金」,出資10億元支持香港年輕人「在阿里旗下平台上創業」,比起香港政府計劃推出的青年創業基金還要大手筆。

跑步與Startup

我算是一個很casual的跑步者,2012年首次參加渣打香港馬拉松10公里長跑,翌年轉跑半馬,2014年首次完成全馬,而今年將會再一次挑戰全馬。我喜歡跑步,因為跑步能夠令我有完全屬於自己的沉殿空間,同時又可以得到做運動的益處,令身體更健康。 跑步是一件很個人的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習慣。有人愛邊跑邊聽音樂,又有人愛邊跑邊思考,我則介乎兩者之間,雖然是播著音樂跑,但大部份時間都在沉思各種問題,當中想得最多的,都和創業有關。

南華早報Education Post:Startup不止於募資

2014年香港Startup界可謂風起雲湧,不少本地Startup成功從天使投資者或風險基金募得資金,也有行家獲選加入矽谷的「Startup加速器」(Accelerator),創業氣氛一下子熾熱非常,令一眾創業家熱血沸騰,高呼香港的Startup時代真正來臨。

社交行銷需要放棄私隱

以有限資金創業,每項消費都要反覆計算。以軟件開發來說,最大的支出多數是工資,其次就是租金,之後還有添置器材的費用、以及水、電、上網等雜項開支。至於宣傳費,重要性肯定排最末。…

量入為出還是孤注一擲?

傳統理財智慧教我們,花錢要量入為出,賺十元,最多只能花七元,還可以拿一元做投資。能夠有紀律地堅守這個原則,生活就會有保障。 但做生意不同,做生意需要投資,「勒住勒住」地做生意,只會永遠維持蚊型企業的規模,因為有日黃金機會來了,團隊規模卻跟不上,結果就只能看著機會遊到別人手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