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融資,正現金流-Startup可以既做產品也接Job

公司轉眼間已經開了六年,這幾年間見盡風風雨雨,很慶幸今天仍然健在。我常說一間公司,尤其是Startup,際遇比甚麼都重要,而好的際遇和如何做人有莫大關係。

六年前,我們幾個創辦人,毅然放棄收入穩定的工作,創辦了Innopage,專門研發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電子書出版系統。開業九個月後,當大家在考慮放棄還是繼續之時,幸運地得到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鴻興印刷集團主席任澤明先生賞識,繼而成為我們的天使投資者。當年他幾乎與所有做電子書的行家接觸過,最後選擇投資我們,據悉是因為我們的計劃比其他公司踏實,沒有天馬行空的上市計劃,只想專注做出市場上最優秀的產品。

因為Kindle的成功,「智能裝置上的電子書」這個概念在當年可說是炙手可熱,幾乎所有出版社都想進入這個市場。但不久之後,出版商發現香港人對於「付費看內容」非常抗拒。隨著買書和看書的人越來越少,無論雜誌或圖書出版社,近年已不再積極投資電子書有關的科技研發。

為現金流轉型提供顧問服務

僥幸的是,不少曾經下載過我們的電子書產品的用戶,認為我們寫的App質素高,都主動問我們會否接Job寫App,於是我們便開始了「幫客寫App」的生意。

這似乎是近年大部份香港Startup的寫照-開始時以研發產品為主,後來因為市場上「幫客寫App」的需求越來越大,所以為了保持現金流和擴充團隊,業務重心慢慢從開發產品轉移到顧問服務,並且生意越做越好。

由2010到2013這短短三年間,我們由最初只得三個創辦人,擴大到最高峰的二十二人團隊,Job越接越多,做的Project也越來越大。這段時間錢是賺多了,卻不見得比以前開心,並且經常為了工作而爭執。直到某天,我們發覺大家已經偏離了Startup的初衷,甚至有討論過是否應該分道揚鑣。

毋忘初衷 以20%時間研發新產品

為了將公司導回「正軌」,我們開展了非常冒險而大膽的「InnoLab」計劃,仿效矽谷公司如Google,容許同事用20%辦公時間,研發無關公司核心業務的產品。我們甚至比矽谷公司更進一步,承諾若產品成功spin-off為獨立Startup,參與的同事都能成為新公司的股東。InnoLab推行的過程極為艱鉅,開始時有同事感到疑惑,覺得公司有「蠱惑」,認為這是公司從員工身上搾取利益的手段。

我曾向其他行家訴苦,說推行這種「Google 20% Time」形式的計劃困難重重,犧牲了公司收入卻又得不到同事支持。不少行家都對我說,這個計劃不會行得通,因為試過的行家都失敗過,勸我別再堅持。

一間接Job公司如何賺取最大利益,在傳統System Integrator(系統整合公司)出身的我比任何人更清楚。只要不堅持請最優秀的developer、將權力偏重於Sales and Marketing部門、把developer當作寫code機器,逼他們不斷工作,直到辭職,之後再請新人補上。這種做法保證能夠將利潤最大化,但同時亦是一種沒有理想,沒有前途的經營手法,恕我不能做到。

堅持理想 開發股票App獲投資

既然同事反應冷淡,我們決定由創辦人自己開始做起。我們寫了幾個App,每個都達到「三個月內,十萬下載」的目標,算是有所交待,但又難以說得上成功。還好每次推出新App,我們都得到不少寶貴經驗,後來我們將這些經驗用於開發「Ticker」股票投資組合管理系統,並如最初期望,幸運地獲得財經專家陸羽仁先生的投資,成功Spin-off為獨立Startup。

以上兩次融資的共通之處,皆在於我們專注研發產品,再以產品引起投資者的興趣。加上無論投資者還是獲投資的我們,心機都放在做好產品上,而不是存心玩弄財技,所以大家一拍即合。

與遊戲界龍頭合組新公司 開發手機定位遊戲

與此同時,Pokémon GO定位遊戲全球大賣,因緣際會之下,香港遊戲界龍頭公司Gameone主席施仁毅先生,與我談起Nokia時代我曾參與設計及製作手機定位遊戲的經驗。及後我們有幸獲邀合組新公司GO Studio,負責開發遊戲專用的地理訊息系統,聯合製作Gameone計劃投資二千萬港元的全新手機定位遊戲。從此我們除了是專門接Job的外判寫App公司外,還多了兩間聯營的Startup公司。

有了這些經驗,新加入的同事對InnoLab這個20%時間計劃開始有信心,於是我們便鼓勵他們提出新App的想法,寧願接少一些生意,都要讓同事有機會把構想實現出來。最後我們以「改良Openrice」為出發點,開發出本地飲食App「Foodbulous」,以spin-off為獨立Startup的目標進發。

有天和創業前輩談及我們的動向,他對我說:「你這個算是甚麼Business Model?你一個人能夠應付這麼多工作?」

長遠目標分拆產品各自發展

我們現有在三間公司,Innopage一直由我負責管理和跑業務,現在還要協助推廣Foodbulous;Ticker完成了首輪融資後,我便要籌備下一輪融資,而Go Studio我會擔任聯合製作人,亦要全力招募人手。以上每個崗位都相等於一分全職工作,在未有適合人選能為我減輕工作量前,暫時的對策只有不斷透支自己體力和時間,直到為Ticker完成下一輪融資為止。

長遠來說,由Innopage spin-off出來的Startup會完全獨立,無論Ticker還是Foodbulous,都需要擴大規模和建立自己的管理團隊。但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所以在現階段我和同事都只得捲起衣袖「頂硬上」。

以投資者資金研發壟斷市場的產品

搞Startup,很多時都是「你睇我好,我睇你好」。報章報導的創業故事,令人覺得成功都是很輕易的事,就算是很簡單的產品概念,只要「識人」,憑人脈就能吸引到千萬投資。但現實往往不是這麼簡單,有投資並不等於成功,重點是如何利用資金將產品做到比對手更好,繼而憑產品質素壟斷市場。

香港不像美國矽谷或中國大陸,我們沒有成熟的科技創新文化,敢於冒險和有遠見的風險投資者也不夠多。作為香港Startup,往往只能靠接job來維持現金流,再把部份利潤投入自家研發,而不能像矽谷Startup那般200%全面投入。但這些局限,並不會阻止我們繼續創新。近年不少有遠見的天使投資者都開始投資本地科技Startup,而我們亦有幸遇上幾位有心人。我相信,只要投資科技公司的風氣能夠延續,幫助香港Startup想得更大,走得更遠,未來香港必定能夠創作出許多征服全球用戶的創意產品。

(圖片:由我們設計和開發的兩個產品,左為Ticker,右為Foodbulous。)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創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