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籌中伏 - 由永不出貨的眾籌咖啡機說起

自Kickstarter出現後,全球眾籌項目與日俱增,協助了不少公司籌集資金,將產品大量投產。經典例子智能手錶Pebble,成功於Kickstarter籌得超過1,000萬美元,將其研發三年的成果量產化,並且建立出國際知名的品牌。

從Pebble的例子看來,眾籌概念是能夠鼓勵和支持創新的。不過因眾籌沒有相關法例監管,只能以誠信基礎運作,並且需要眾籌項目發起人高度自律。有些失敗的眾籌項目,緣於發起人為求成功籌款,故意作出誇張失實的承諾,導至日後出現生產困難,有些甚至因不能出貨而「走數」,令支持者(Backer)血本無歸。

在Kickstarter的歷史上,其中兩個著名的失敗案例,不約而同都是咖啡機產品。第一個是ZPM,2011年12月開始眾籌,號稱以電路控制咖啡機的水溫及水壓,令每次沖調咖啡都保持相同水準。ZPM咖啡機售價200美元,總共籌得36萬9千美元,原定2012年3月出貨,直到2015年10月宣佈放棄生產,並已賣出全數知識產權,正式結業。

另一個是Bonaverde,2013年11月開始眾籌,號稱全球首部包含「炒豆、磨豆、沖調」三個程序的全自動咖啡機,每部售價250美元,合共籌得68萬美元。原定2014年10月出貨,直到今天仍處於研發階段,延期一年半,設計一改再改,至今還未有確實出貨日期。

在這兩個項目之後,香港亦有公司在Kickstarter集資生產咖啡機,籌得款項甚至超過上述兩個項目,高達84萬美元。這部定價299美元的Arist咖啡機,原定2015年6月出貨,延期9個月之後,最近終於舉行了新機發佈會,但卻反而惹來不少支持者在Kickstarter上留言嘲諷怒罵,甚至高呼退款,究竟當中出現了甚麼問題?

若果沒有一直跟進事件,大家可能會以為支持者太過苛刻,但查看之下,原來當初支持者付款的Arist「家用版」,和現在公佈的版本完全是兩回事,在發佈會台上展示的所謂Arist「專業版」,實則是一個嚴重閹割版,連當初承諾的一半功能也沒有。

下圖是Kickstarter上Arist籌款時張貼的產品比較表,最右一行新增了昨日公佈的Arist「專業版」:

aristcompare

上圖清楚看到,當初支持者是被以上功能吸引而付款,但Arist「專業版」閹割了大部份承諾會有的功能,自然是貨不對辦,而且體積比起原先的設計更加大了幾倍,根本沒法放在一般廚房或客廳內。

下圖為Kickstarter籌款的Arist「家用版」,紅字是與「專業版」的比較:

frontback

以上的外形設計,和在台上展示的龐然大物Arist「專業版」,可謂差天共地。但咖啡機說到底,只要沖到好咖啡,就算外型走樣,支持者大概也會體諒。那麼Arist「專業版」又能否兌現當初讓用家沖出乎合自己口味的咖啡呢?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如上文所說,能令Arist「取代咖啡師」的大部份功能,都已經被閹割了,從Kickstarter上的介紹可看到,Arist最大賣點,就是能讓用家以多段不同設定去沖調咖啡,例如下圖所示,這種Ethiopia Yirgacheffe Konga Natural咖啡豆,建議用90度水溫,分別以2 bar水壓沖3秒,7 bar水壓沖3秒,9 bar水壓沖22秒,28秒內水量共70 cc。因應不同用家的口味,Arist承諾用家可以自行微調,但所謂Arist「專業版」的App,根本沒有當初承諾的各種選項。(見下圖)

aristapp

若根據以上事實與Arist理論,可以想像他們的公式回應不外乎:「現在的版本未提供微調功能」、「另有咖啡師版本會附有微調功能」、「將來正式版會有微調功能」等等似是而非,無法證實的官方回應。過往一年,無論支持者幾多次追問何時出貨,或何時退款,Arist總是百般推搪,或作出承諾卻又無法兌現。

現在經已延期9個多月,還未有任何一個付了款的支持者接觸過實物,也沒有已報名退款的人收到款項,有部份不滿Arist的backer甚至設立網站Aristscam.com,羅列出Arist一直以來涉嫌刻意欺騙backer的證據,令香港IT業界也引起疑慮,擔心香港金漆招牌被毀。也難怪有網民及傳媒將這個不斷許下承諾,卻又從不兌現的公司封為「香港Startup之恥」。

您可能會有興趣: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創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