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張國榮、梅艷芳還在世,他們會選擇雞蛋還是高牆?

有位認識了十數年的網友,當我在Facebook分享了〈同袍的意義 • uniform〉一文之後,便unfriend了我。我當然知道是因為他反對佔中,雖說其實沒甚麼交情,但十多年相識,總算是識於微時,估不到會因為佔領事件而了斷。

這位網友,是張國榮的超級Fans,他的畢生志願就是和張國榮一樣,成為華星唱片的歌手,當然這個志願並沒有實現。經過多年打拼,後來他成為了一個典型的香港中產:家住高層海景單位,一年幾次外遊,週遊列國,以名貴相機磨練攝影技巧。偶爾尋訪大街小巷,收集張國榮的舊唱片,努力尋找八十年代失落的回憶。

我有時會想,若果張國榮、梅艷芳還在世,他們會否到場聲援加入佔領的市民和學生?梅艷芳是無需懷疑的,她從來都是一個不畏強權,保護弱者的人。週刊刊登劉嘉玲被虐裸照,她聯合十個電影及演藝界團體,發表「天地不容」為題的聲明,拉隊到政府總部召開聲討大會。八九民運,她績極參與營救工作,不止出錢,還有出力,甚至在十多年後,當大部份人都已改變立場,她仍然自稱「民主運動的忠貞分子」。

至於張國榮,他一向不帶政治色彩,不食人間煙火。但有肯定的是,他不親近建制,不會參加甚麼香港回歸大匯演之類的表演,他在乎的只有他的歌迷。基本上,張國榮和譚詠麟就像相反詞,譚詠麟今天所做的事,我們可以想像到張國榮大概都不會做。

整個演藝界,就只有一個人能夠接近張國榮的境界:梁朝偉。如果譚詠麟是張國榮的相反詞,梁朝偉就是近義詞。

對於佔領運動,梁朝偉只貼出過一段說話:「我支持所有和平訴求嘅香港人,抗議政府使用過份武力對待和平集會人士,希望政府俾啲誠意,盡快安排同人民對話。」

張國榮已死,我們無從得知他在世的話會有如何想法,但我肯定在雞蛋與高牆之間,他會選擇站在雞蛋那方。

「雞蛋與高牆」源自村上春樹,2009年他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當時很多人認為他不應接受,以免被解讀為支持以色列對迦薩進行的軍事行動。最後他決定接受獎項,並在得獎時發表了日後成為經典的演說,部份節綠如下: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須面對一堵名為「體制」的高牆。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以拿在手中的活的靈魂,體制則沒有。不能讓體制利用我們,不能讓體制自行其是。不是體制創造了我們,而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在這個動盪的時代,令我再次懷念起梅艷芳與張國榮。

「秋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秋風即使帶涼亦漂亮…」

相關連結:
村上春樹:我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

您可能會有興趣: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 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