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馬給我的覺悟-A餐有A餐的好

今年的渣打香港馬拉松,我第一次跑畢全馬,親身經歷了42.195公里路程,體驗了「三隧三橋」(南灣隧道、長青隧道、西區海底隧道,及昂船洲大橋、青馬大橋、汀九橋)的震撼,終於能夠驕傲地聲稱自己跑過「馬拉松」。即是當我說跑過「渣馬」,意思不再是跑了10公里或者半馬。

而和我參加同一組賽事,同樣都是第一次跑全馬的,還有「A餐」徐濠縈。

蔡東豪早已撰文指出,徐濠縈在2013年參加了多次半馬比賽,並於今年渣馬以3小時52分50分(Net Time)完成首次全馬。能夠做出這種成績的人,絕不可能是一個蒲精。

現在莫講話在飯局吸毒,若有人說見到她煲煙,我都不會相信。

「Sub-4」(四小時內完成全馬)的跑手有多厲害?若你看他們跑步,由開跑到最後一公里,你都會看到他們在奔走。能夠連續奔走四小時,上落高架天橋、出入空氣污濁的隧道,體能必需處於極佳狀態,更何況徐濠縈已經39歲,還是初馬,這個成績絕對厲害。

雖然我非常喜歡B餐,但自今年渣馬之後,我不由得開始欣賞甚至仰慕A餐。留心一點看,徐濠縈跑步時的樸素外型,比起過多人工修飾的謝安琪,其實更為順眼。因為馬拉松,大家都見過徐濠縈不施脂粉的樣貌,但謝安琪?她的素顏就只有翻看陳年雜誌才見得到。

全馬給我最大的啟示,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成功需苦幹」。無論你爸是李剛還是李嘉誠,若不下苦功,就不可能跑出好成積,甚至能否完成也是問題。我實在難以想像徐濠縈付出了多少汗水和毅力才訓練到這個水平。同組有位時間不俗的跑友對我說,他見到徐濠縈在身邊跑過,快到不得了。「肯亞徐」這個稱號,實在當之無愧。

當一個人會以「跑得像肯亞人」引以為傲,相信健康的生活與飲食會佔據了她人生一大部份。徐濠縈在跑畢全程之後,特別鳴謝和她一起訓練的跑友和教練蘇凱男。我相信近朱者赤的道理,一群喜愛運動的人,壞極有個譜。而作為一個母親,相信她的丈夫與兒女或多或少也會受到她的正面影響。

每朝一份無添加的健康A餐,和可能幾個星期才吃到一次的味精B餐,你會怎樣揀?恕我拾人牙慧,我都係揀A餐。

(圖片來源:作者攝於2014渣打香港馬拉松-全馬1組起跑前一刻)

您可能會有興趣: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 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