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七一大遊行

七一有感:有關教育、文化、信貸及樓價之我見

今年是2003年七一大遊行的十週年,有些關於香港的想法,我放在心裡很久,想趁今天記下來。事先聲明,政治我是不在行的,但一直以來我看見香港有很多不合理的政策,其中幾項,我有點個人意見,實在不吐不快,如有錯謬,懇請指正:

有關教育

現在香港的專上文憑與學院的數量已經多到難以理解的地步。太多種類的文憑,太多的學院,實在令人無所適從。這個現象當然歸究於全球政府都在巧立名目,企圖增加大專學歷人口。但這個做法明顯是有問題的,因為香港不過是一個城市,不斷增加社區學院、專業文憑、副學士、上課式碩士(Taught Master)等等,只能在數值上自欺欺人,香港並不會因此而加強競爭力。

現在香港大學生與非大學生比例嚴重失衡,無論有沒有心讀書的人都被逼去考一個大學學位,這種做法無疑是將大學學位「量化寬鬆」,是極不健康的。雖然這是全球趨勢,但一個城市怎可能和大國相比?一個城市能容納到9間大學再加上10間專上學院嗎?除了人口比例太懸殊之外,明知是錯的事,就不應該跟風。

我建議暫停興建新的專上院校和社區學院,私立大學更加想也不要想。行行出狀元,明明不想讀書,或根本不是讀書材料的人,為甚麼要用社會壓力去逼他們讀書?如果少一些大學學位,多一點為打工作準備的專業課程,大學就可以更專注學術,發揮本來應有的功能。現在讀大學不是為了學術,也不是為了研究,而是為了打工,實在有違大學本意(以往大學FYP是認真地做研究的,為甚麼現在的大學FYP可以寫個「好像有用實際無用」的App就能畢業?)。

有關文化

我認為政府應該現在、馬上、立刻發放新免費電視台牌照。說到香港的核心競爭力,除了金融,就是娛樂。香港的電影業曾經影響全世界,無論你喜不喜歡,李小龍、成龍、周潤發、吳宇森、王家衛等等,都曾發揮過國際性的影響力。一直以來,中國和台灣的藝人,都要靠香港這塊跳板才能走向世界。但到了今天,連大陸、台灣都開始超越香港,日本和南韓更加不用說。

日本演藝界雖然近年風頭給南韓蓋過,但其動漫產業出口仍然蓬勃。香港呢?除了日漸式微的娛樂事業外,已經沒有具影響力的文化產業。金庸、倪匡、亦舒、黃玉郎、馬榮成,這些名字已成過眼雲煙。再不擴大行業規模,只會進一步扼殺新一代創作人的發揮空間。發放免費電視牌照,實在刻不容緩。

自從亞視落入王征之手,香港進入了只有「一個電視台」的時代。一台獨大衍生了無數問題,例如因行業規模縮小,僧多粥少之下,老一輩不退下來,新一代難以上位。若大家有留意,我們今時今日,其實和30年前一樣,仍然在看「無綫五虎」和「四大天王」。

另外,TVB有一項自毀長城的政策,就是限制藝人在TVB以外的電視台講廣東話,天哪!以前香港人會取笑中、台藝人的廣東話口音,現在只有香港藝人努力學普通話,中、台藝人都懶得學廣東話了!但韓國藝人來港表演,只消說句:「呢好,鵝係XXX!」已經令fans如癲若狂。當香港仍然是「東方荷李活」的時代,在大陸用走音普通話自我介紹,亦可達到同樣效果,並不像今天會被人笑話。

而TVB最毀滅性的惡行,就是用了4年時間才與「五大唱片公司」破冰(HKRIA版權風波),令已經垂死的唱片行業雪上加霜,為這副棺材下了最後一根釘。

有關信貸

電視廣告時間,經常出現叫人碌爆卡然後借錢清卡數,再「去均全世界Shopping」的廣告。我懷疑創作這些廣告的人是否腦筋有問題?能夠「去均全世界Shopping」的人怎麼可能需要問財務公司借錢清卡數?會碌爆卡的人又怎能妄想可以「去均全世界Shopping」?

香港除了學位量化寬鬆外,信用卡也一早實行量化寬鬆。20年前,如果沒有穩定收入的話,銀行是不會發信用卡的。但現所有大學生都有信用卡,有必要嗎?要用電子貨幣的話,用Visa/Master扣帳卡(Debit Card)不是一樣嗎?我在英國留學時銀行發給我的提款卡就是Visa扣帳卡,完全沒有Credit,令我在沒有穩定收入的情況下不能「先使未來錢」。

所以我建議政府收緊信用卡條例,強制沒有穩定收入的學生只能申請扣帳卡。另外調整信用卡有效期為最長三年,持有人每次續期須提交最近一年稅單和糧單,信用額必需根據提交據資料調整。但要根治這問題,就要由教育著手,我強烈建議初中開始開設立理財科為必修科,灌輸正確理財觀念,這樣無論對教師和學生,甚至整個社會,都有極大好處。

有關樓價

最後是樓價問題,坦白說,我沒資格亦沒能力提出任何建議。但我想指出,現在所謂80/90後青年人問題,或多或少,都和樓價有關。現在的僱主經常說80/90後如何不負責任、對質素沒要求、沒理想沒方向,諸如此類,其實某程度是基於年青人看不到有置業的可能性。

當大部份人都以置業為目標,力爭上游的動機就會更明確。但反過來,當薪金永遠追不上樓價,置業無望,年青人變得「無樓一身輕」。沒有儲首期的目標,又沒有供樓壓力,新一代人,工作稍不如意便可隨時辭職放一個長假,甚至申請參加一年Working Holiday。卻不知道職場上的強者,往往都是通過重重艱苦考驗才磨鍊出一身好武功。

這個問題放大來看,亦可理解到為何以往社會普遍輕視「二世祖」,但時下年輕人卻追捧「富二代」,甚至埋怨為甚麼自己不是生於富裕家庭。這不是因為80/90後不爭氣,而是樓價和薪金的失衡已經去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總之住屋與樓價問題一天未解決,香港人都難以安居樂業,永遠要活在地產商的陰影之下。

後話

為甚麼香港人要遊行?港人在英國統治下活了一百年,早已習慣了「無民主、有自由」的生活,要召集幾十萬人上街談何容易?我受金庸的影響很深,金庸在《書劍恩仇錄》、《碧血劍》、《鹿鼎記》等等作品都曾表達過:若百姓豐衣足食,為甚麼還要反清復明?

現在香港人要上街,是因為被委任的官員太無能,市民才會要求自己選。如果政府不想見到幾十萬人遊行示威,其實只要多點做對的事就可以了,但偏偏回歸以來幾屆政府的政策全部「超錯」,還要是極之明顯地超錯,例如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浪費資源、齋講唔做、無恥耍賴、睜著眼講大話等等,可謂包羅萬有。究竟這是甚麼一回事?政治這玩意果然難懂。

您可能會有興趣: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 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