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 (2)

我由上週二開始感到胃部不適, 痛得不斷冒冷汗, 在便利店買了些胃藥, 邊吃邊上班, 之後感覺好了點, 但也吃不下晚飯, 又不知死地趁office沒人時飲了兩杯咖啡酒當飯吃. 次日醒來後因為一直沒有胃口, 所以沒吃飯便去了拜山, 之後如常和家人晚飯, 菜還未點我已感到腹痛難忍, 唯有即時買些更強的胃藥, 可惜吃了後三十分鐘仍不覺好轉, 反而痛楚加劇, 當時我還以為只是普通腸胃炎, 無奈之下我家姐幫忙找了相熟醫生, 由女友陪了入醫院, 留下家人繼續吃飯.

到了醫院, 被醫生問了些問題, 檢查了一會, 又在我胸腹按了幾個位置, 便叫我留院觀察, 因為有可能是膽出了問題. 我問要留多久? 他說今晚留院, 明天檢查, 再看要留多久. 我嚇得即時告訴他我已沒事, 起身便走. 心想: 怎可能? 我的膽有事要留院? 怎麼又不見那些經常上電視的食神們的膽有事? 那些比我吃得狠, 吃得多, 年紀又比我大的朋友, 也沒聽說過膽有事的. 我可是一個雖然負著190幾磅體重, 仍能在70分鐘內腳步不停地跑完十公里的人, 還一直計劃進行半馬訓練(當然得個想字, 10K已感非常吃力), 怎麼我會膽有事呢?

算吧. 不理了. 上網查了一輪資料, 發現原來膽囊是負責泵出膽汁, 而膽汁會用來化解脂肪. 換言之, 不吃油便不會泵膽汁, 膽管塞了也沒關係吧? 總之捱得住七天, 從法蘭克福回來再算.

所以我離開醫院之後兩天如常上班, 但一直沒吃飯, 到了週五晚上, 因為好歹是敝人的生日, 總要吃個正常晚飯吧. 心想反正由週三起都沒正式吃過甚麼. 後果怎樣, 大家都猜得到.

隔天下午匆匆再入醫院, 我向醫生再三聲明, 週一早上一定要去法蘭克福, 因為這不是我個人的事, 留院幾天不會是我的選擇. 只要沒有即時生命危險, 無論檢查到甚麼, 我都會去, 最壞情況是暫時不做手術, 回來再算.

在此要感謝家人, 女友及有關人等的努力, 臨急臨忙齊集這方面的專家, 為我安排一個臨時方案, 讓我能夠如期啟程. 不過因為方案只是臨時, 待一下機又要再做另一次手術, 還需做第三次將整個膽臟切除. 當然, 要額外這麼多功夫, 手術費用亦會花費不少.

有生以來, 這是我第一次住院. 第一次坐輪椅, 第一次進手術室, 第一次被告知, 原來我也是會死的.

您可能會有興趣: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 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