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Sales經歷

我98年從英國回到香港,當時還是很抗拒工作。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還未準備好,我仍然留戀校園生活,對於社會,有點怯。

膽怯,加上不想正式工作,可以怎樣處理呢?

找份Sales的兼職練大膽吧。

於是我應徵了香港電訊的「互動電視iTV」(NOW的前身)兼職推銷員,即是大家現在見到在街上擺攤位賣有線電視那種「企街」的Sales。

這份工作很適合我,因為一星期只做三晚,每晚3-4小時,再加周六或日9-6,即一星期只工作20小時,日間可以去玩,放工也可以去玩,更可以達到「練大膽」的目的。

記得第一晚工作,我被派到一個不記得在那裡的屋村,好像是居屋,負責「洗樓」。

第一晚就要「洗樓」,實在怕得要命。

屋村管理員是不會讓Sales洗樓的,但仗著當年老電(香港電訊)的威名(當時香港電訊就是「電話公司」,是獨家提供全港電話線的),只要說「我是電話公司職員」,大部份時間都可以通行無阻。

當時帶著我的師兄,和我乘電梯到頂樓,單數樓層由他「洗」,雙數我「洗」。那時Internet都不過是小眾玩意,更不要說是iTV了。令我印像最深刻的,是一位伯伯,他臨關門時對我說:「後生仔,搵份正當工作,唔好再呃人喇。」

我差點想大叫:「我是電話公司職員呀!」

當晚逐家逐戶地洗了兩棟樓,一張單也開不到,其他師兄也不好過,最多也不過三、四張單,有位師兄安慰我,說平時不會這麼差的,這天太倒霉了。

雖然一張單也開不到,但洗了兩棟樓,膽子倒大起來了。

第二晚開工,已開了四張單,每張佣金100元。

過了兩星期,學會了苦中作樂,「專找靚女開單」,有次追著一位靚女追到入7-11,一面開單一面被他男友監視著,幸好沒有被打…

一個月後,我便以開單為樂,試過四小時內簽了十四張單,連做全職的師兄都感到壓力。

做了兩個月,我目標已達,決定不幹了,正式開始找全職工作。

(回看當時的存摺,兩個月間,共賺了14,200元,平均每月7,100元 – 但我每周只工作20小時。)

您可能會有興趣: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 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