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係我既夢想!

20年前南葛小學的戴熾偉對全港小朋友說了這一句永遠激動心靈的說話。

當年勞比度叔叔傳授的一招「倒掛金鉤」,作為LSPS小學學生的我們幾乎沒有一個得不到真傳。

實不相瞞,我也會「倒掛金鉤」,而且可以憑這絕招入球。

對,我們都會「倒掛金鉤」。

剛才芬寧斯的一球40碼腳趾尾拉西,不就是早田誠的「剃刀射球」嗎?我當時在想,這樣在禁區外射門,換上是林源三,一定接得住 – 沒有人可以在禁區外攻破林源三的龍門!

20年前,我們的生命除了足球,甚麼都沒有。

沒有任天堂,沒有PC,我們只有足球。(任天堂和PC要到中學才有)

回想起來,我也不能想像,自己怎可能曉得「倒掛金鉤」?但事實就是,我們的小學,認真踢波的根本沒有人不會「倒掛」。

「足球,係我既朋友」 – 戴熾偉如是說。

他鼓勵我們無時無刻盤球,從家裡出發到學校,由學校回到家中,一直盤球。

當年擁有一個足球是一件頗奢奓的事,大家有看adidas “+10″ 廣告的話,都會見到媽媽叫食飯,小朋友收波散場的情景。

一個足球,就是如此難得,一但收波,就要散場。

我很少問爸爸買玩具,但我曾叫他給我買一個足球。

我的足球不是名牌Umbro足球,而是另一個知名品牌 – Yasaki – 以廉價知名。

但擁有一個Yasaki足球,已將我升格為「有波一族」,身份等同成人世界的「有車一族」,地位大大提高。

有自己的足球,就可以組成自己的足球隊,有沒有得開波,就要看我。

有自己的足球,隨時也可以自己一個人練波。

有自己的足球,可以把足球當做朋友 – 由學校盤球回家。

戴熾偉,你呃我 – 若當足球是朋友,你是不會在滿街巴士的九龍城馬路上盤球的 – 我心愛的Yasaki足球,就此輾死在巴士底下。

我那個被輾爆的「朋友」,我一直不肯丟掉,直到有一日,爸爸說:「都不能踢了,還留來幹甚麼?」

我說我不捨得,但最後還是丟掉了。

自此以後,我再沒有買過另一個足球。

 

許多年之後的一個夏天,我每晚在英格蘭的草地上,和來自英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贊比亞的一眾寄宿生 – 同樣熱愛足球的中學同學 – 一直踢足球踢到晚上9時,踢到最後一線日光消失。

某天我望著腳下學校提供的Nike足球,突然記起 – 原來我曾經也擁有過自己的足球,一個廉價的Yasaki足球。

您可能會有興趣: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 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