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壞腦

對上一次病,已是04年的10月。

當時夜晚睡不著還能趴起來寫Blog,今次就不能了。

因年尾關係,很想趕快做完幾項事務,不想拖過年,近幾天都是夜晚起稿,早上在辦工椅睡上三、四個小時,可能因此凍病了?

昨晚沒探熱,但應該最少比正常體溫高出攝氏2度左右,否則不可能連動也沒法動,一向不怕冷的我凍得要命,連起身找藥的氣力也沒有。

當時腦中想著,每燒一度,體內的enzyme效能便會減半,若燒兩度的話效能只剩25%,所以我必需起床吃藥,不然不可能會復完… 還有高燒太久可能對令部份腦細胞死亡,會不會因此「燒死」一些負面的腦細胞?係就好囉 – 現在我是否應該將自己卷成一團,減少面積,降低由radiation流失的熱量呢?突然間Phy Chem Bio都回來了 – 肯定開始燒壞腦。

想著想著,總是覺得太凍,動不了,最後理性驅使下,到洗手間嘔了一下,再到藥廂找藥,找不到,最終還是吵醒了家人才找到藥吃。

今早醒來,全身軟弱無力,背部、小腿等酸軟得很難受 – 幸好有OSIM,吃了藥後可以舒緩一下酸痛 – 咦,順便加快血液循環都好喎,因為藥力是靠血液輸送的,若果能加快血液循環,那藥力就會快點見效,於是又去放了缸熱水,浸了一會,果然心跳加速,脈膊奔流 – 嗯,似乎我真的燒壞腦。

Author: Keith Li Keith Li(李勁華)為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商Innopage創辦人及CEO、浸會大學客席講師、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行委員,並於2016年選舉委員會(資訊科技界界別分組)選舉中勝出,當選選舉委員會委員。 Keith曾於蘋果日報撰寫IT創業專欄〈偉大航道〉,現時定期在〈信報StartupBeat〉、〈立場新聞〉、〈評台〉等多個媒體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