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出走的17歲少女Programmer

好友尹思哲寫了一篇《17歲少女: 我要做個 Programmer!》的報導,引來〈拉闊遊戲〉創辦人高重建「回信」,談退學少女Clara,也香港的大學制度。 作為電腦科學系畢業生和香港IT界的一份子,我對這篇報道份外有感觸。一個17歲的年輕人,要付出多少勇氣,才能夠決定與家人反目,離家出走,放棄和同年紀的人走同一條安穩的路,寧願將自己的前途全部押上,都要成為一個programmer?

中央應該在最後一刻挺曾的三大理由

本週日就是特首選舉,誰能登上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寶座,就看一千二百名選舉委員的投票意向。 非建制派及〈民主300+〉的選委,在梁振英宣布不角逐連任、成功提名曾俊華及胡國興入閘,以及協調98%選委投票給曾俊華之後,已經沒有作為關鍵少數的影響力,因為現在能夠影響選舉結果的,就只有遊離建制派的票源。

如果不是曾俊華而是劉德華

曾俊華收到足夠提名票後提早遞交表格,令餘下民主派選委無懸念送胡國興入閘,「選委應該提名誰」的爭論暫且告一段落。但是坊間有不少人仍然堅持曾俊華是Lesser Evil,民主派選委應該堅守原則,不能妥協。

選舉委員會參選後記

不少選舉委員會候選人,都會撰寫「參選感言」,讓選民了解參選人的理念。但我在競選期間並沒有發表任何「參選感言」,因為我的參選原因太過簡單,就是「香港是我所愛的城市,這城市住著我所愛的人」。

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 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

如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

Openrice是香港最流行的飲食手機App,憑著完整的食肆數據庫、建立多年的品牌,和一班在Openrice寫食評的食家,在香港可謂全無對手。曾經有不少Startup想在飲食App市場分一杯羹,以我所知幾乎全軍覆沒,強如騰訊,其飲食App「iPick」,在香港推出兩年仍然動不到Openrice分毫。

集體贊助何韻詩 是冒險還是明智

何韻詩今年10月在紅館開演唱會,本來藉著和毛記電視多次合作的氣勢,應該不難找到大企業為演唱會冠名贊助,但想不到一次Lancôme事件,令何韻詩成為全球新聞焦點,但同時亦令所有大型商業機構對贊助她的演唱會敬而遠之。

「寫App」如工程 難有標準價

軟件開發,其實有另一個名稱,叫「軟件工程」(Software Engineering)。不少公司都會外判「寫App」工作,但卻沒有「軟件工程」這個概念,所以問價的時候,往往只拋下一句「寫一個App要多少錢」,然後期望得到一個數字上的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