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 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

如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

Openrice是香港最流行的飲食手機App,憑著完整的食肆數據庫、建立多年的品牌,和一班在Openrice寫食評的食家,在香港可謂全無對手。曾經有不少Startup想在飲食App市場分一杯羹,以我所知幾乎全軍覆沒,強如騰訊,其飲食App「iPick」,在香港推出兩年仍然動不到Openrice分毫。

集體贊助何韻詩 是冒險還是明智

何韻詩今年10月在紅館開演唱會,本來藉著和毛記電視多次合作的氣勢,應該不難找到大企業為演唱會冠名贊助,但想不到一次Lancôme事件,令何韻詩成為全球新聞焦點,但同時亦令所有大型商業機構對贊助她的演唱會敬而遠之。

「寫App」如工程 難有標準價

軟件開發,其實有另一個名稱,叫「軟件工程」(Software Engineering)。不少公司都會外判「寫App」工作,但卻沒有「軟件工程」這個概念,所以問價的時候,往往只拋下一句「寫一個App要多少錢」,然後期望得到一個數字上的答覆。

手機App不能拯救香港的士業

由17個的士業團體,包括的士司機、電召台、車主、車行等等組成的「香港的士業議會」,最近推出名為「的士App」的手機軟件,聲稱會按乘客評分而向司機派發獎金或施以懲處,期望提升的士服務質素。

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寫了數年有關Startup的文章,總算累積了一定人數的讀者朋友。偶爾在公眾場合,也會遇上未認識的朋友主動上前打招呼,客氣地說有看我的文章。得到創業同路人的厚愛,自然感恩,但老實說,心裡有時亦會為自己在媒體上的大言不慚感到汗顏。 這些年其中一條經常被問及的問題,就是「對初創Startup有甚麼建議」。這問題千言萬語也答不盡,而我其中一個標準答案,就是「不用理會旁人的目光」,因為「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挑戰Uber的港產Call車App-Cetah(懶人包+用後感)

提起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香港人只會記得Uber或AirBnB,甚少會想到本地Startup。其實香港亦有公司挑戰Uber,搞共享經濟型的Call車服務,這個本土Call車App,叫做Cetah(捷達專車)。 很多人都會問Cetah怎樣讀?其實Cetah是Cheeta(獵豹)的諧音,獵豹是陸地上速度最快的動物,相信是代表「Call車最快」的意思吧。